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嘉賓專欄 >> 金忠傑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從伊斯蘭早期的《古蘭經》注釋學校看清真寺的學術功能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阿拉伯世界研究》    作者:金忠傑
熱度4931票  瀏覽928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9年5月07日 12:15

        摘要:作為伊斯蘭教的重要外化象徵之一,清真寺具有的諸多功能在推動伊斯蘭社會與文化的歷史進程中,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它在相當長時期內所承載的學術研究功能,又使其成為伊斯蘭文化形成、發展繼而體系化的核心場所之一。其中,伊斯蘭教黎明時期(西元610~750年)的再傳弟子在麥加、麥迪那、伊拉克創建的《古蘭經》注釋學校及其培養的傑出注釋學家,就是清真寺學術功能的具體顯現。
  
        關 鍵 詞:清真寺;學術功能;注釋學校;注釋學家;注經源
  
        作者簡介:金忠傑,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2007級博士生(上海200083),寧夏大學外國語學院講師(寧夏銀川 750021)。
  
        文章編號:1673-5161(2008)05-0062-07中圖分類號:G371文獻標識碼:A
   
        *本文屬2006年國家社科青年專案「古蘭經注釋研究」(06CZJ007)和教育部人文社科重大專案「中東國家清真寺社會功能研究」(06JJDGJW007)的階段性成果。



        一、清真寺學術功能淵源與早期《古蘭經》注釋學校的創建
  
  
        清真寺之於伊斯蘭教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首先,《古蘭經》28次直接提及清真寺(Masjid)(注:分別是《古蘭經》的 2:114、144、149、150、187、196、217;5:2;7:29、31;8:34;9:7、17、18、19、28、107、108;17:1、1、7;18:21;22:25、40;48:25、27;72:18等。),15次以「房屋」(Bayt)指稱「清真寺」(注:分別是《古蘭經》的2:125、127、158、189;3:96、97;5:2、97;8:35;10:87;14:37;22:26、29、33;106:3等。),分別「與建設、教育、穩定、安寧、提升信仰、完美道德、陶冶情操等內容緊密相關」[1]73。其次,穆聖在宗教與社會生活中從言論到行為、由理論到實踐的「聖行」,對清真寺賦予無與倫比的地位,促使它成為伊斯蘭社會事務的重要機構之一。
  
        穆聖在麥迪那創建聖寺後,使它成為穆斯林履行宗教功修場所的同時,還利用它從事文化教育、政治經濟、軍事外交等活動。單就文化教育而言,穆聖在清真寺「舉行形式多樣的教育活動,講授《古蘭經》、解釋經文、聖門弟子在寺內記錄他的訓諭。在先知寺的一角,矗立著一個講臺,作為活動的中心地點,以方便旨在瞭解信仰、祈禱和其他事物的人,這是極其簡單的教學方式,但以後就形成了一種有組織、固定的教學方式。」[2]13-14據此,穆聖是清真寺文化教育與學術研究功能的奠基者和實踐者:「真主的使者描述清真寺的兩夥人時說:‘他們兩夥人都在行善,其中一夥人優於另一夥人。至於禮拜的人,他們祈禱真主、懇求真主,若真主意欲就賞賜他們;若真主意欲則拒絕他們。而這些學者,他們研習教律並授之于求知者,那麼,他們是最優秀的人。派遣我只為了教授。’然後就坐在他們中間,教授他們經典。」[2]14第二任哈裡發歐麥爾秉承穆聖「聖行」,「在清真寺組織教學活動並視之為政府的責任。一位元穆斯林歷史學家記載了伊曆17年各清真寺學生滿堂的情景。當時,歐麥爾派遣教師到各伊斯蘭城市求學。」[2]14清真寺「在伊曆3世紀和4世紀呈現出一幅欣欣向榮的教學活動圖景。大馬士革、巴格達、開羅以及內沙布林的著名清真寺,都作為文化教育中心享譽而立。」[2]14據此,自穆聖以降,「穆斯林城市所有的清真寺,差不多都用作重要的教育中心。遊客來到一個新城市時,只要走進當地舉行聚禮的清真寺,就一定能夠聽到聖訓學的課程。每個穆斯林,都可以自由地到清真寺裡去聽講,這種教育制度,跟伊斯蘭教的學校一起,保存到11世紀。」[3]489到14世紀時,教義學家、教法學家伊本•泰米葉精闢地概括了清真寺的文化教育與學術研究功能:「清真寺是學者之家,學術研究中心。」[1]76透過歷史脈絡,作為傳授知識的公共場所,歷代穆斯林在清真寺聆聽經訓,學習文化,從事研究。為此,英國學者約翰•彼得森指出:「我們可以明確的說,清真寺自有史以來,歷經漫長世紀,始終是教育機構,博學之士常常光顧清真寺講學。」 [2]15
  
        追溯經訓淵源,清真寺所具有的文化教育與學術研究功能又推動了再傳弟子在麥加禁寺、麥迪那聖寺與伊拉克的清真寺創建了傳授知識、傳播文化的「學校」(Madrasah)。根據史料,再傳弟子所處的「伊斯蘭教黎明時期,穆斯林的物質生活比較簡單,文化教育也很不發達,當時‘一個識字的人,無論在哪裡,遇到一個不識字而願意識字的人,他們二人便構成一個學校了。後來清真寺成為穆斯林接受教育的場所。’」 [4]117如饑似渴求知的穆斯林學人紛紛師從尚在世的聖門弟子,聆聽他們講解《古蘭經》、傳述解釋聖訓、教授宗教知識、敘述先知歷史等,並在不同城市形成了規模不等的學校或學派:「聖門弟子與再傳弟子的學術造詣,各不相同,他們派到各地之後,都依照自己的思想與學識建立學校,傳授學問;不同的地方受了他們的影響,都依循著他們的途徑,自成派別。」[5]182在各科「講席」中,最著名者莫過於《古蘭經》注釋(下文簡稱「經注」)講席,並最終形成了現代術語所稱的《古蘭經》注釋學校,湧現出一大批傑出的經注學家。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古蘭經 清真寺 注視
頂:212 踩:228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 (1115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1 (1035次打分)
【已經有2340人表態】
629票
感動
610票
路過
536票
高興
56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