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人生與社會 >> 社會經緯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伊斯蘭在全人類中傳播的奧秘

熱度4517票  瀏覽44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5月03日 16:19

伊斯蘭是怎樣在人類中傳播的﹖  這是一個困擾基督教世界千年的老問題﹐他們至今都不能理解﹐為什麼在公元七世紀之前佔人口大多數的中東地區基督徒都改信了伊斯蘭﹐而從來沒有反悔或迴轉的表現。  同樣情況發生在所有被伊斯蘭所歸化的其他民族﹐如古波斯﹑土耳其﹑中亞﹑南亞和太平洋群島。  現代伊斯蘭﹐直接進入歐美國家﹐向當代“西方文明”提出面對面的挑戰。 西方人回顧歷史難題﹐把穆斯林向西方社會移民看作是“入侵”﹐視同洪水猛獸﹐擔懮危險的未來﹕歐洲將同古代的中東一樣被伊斯蘭征服。

自古以來﹐歐洲的基督教會都對伊斯蘭的傳播感到不可思議﹐但採取了簡單化的解釋﹐例如穆斯林的“恐怖聖戰”。  這是他們從自身的經驗理解﹐例如歐洲殖民主義對外開拓與殖民時期﹐憑著船堅炮利征服美洲﹑非洲和南太平洋地區。  在槍炮殺出的一條血路之後﹐傳教士高舉十字架隨後進入﹐勸導當地人服從上帝為他們安排的命運﹐這樣開始了那裡的殖民地歷史。

許多當代的西方學者對歐洲人辱罵穆斯林的陳詞濫調感到空洞﹑浮躁﹑虛假﹐因為沒有看到他們根據自己對外侵略經驗所描述的伊斯蘭“恐怖聖戰”現象。  這類嚴肅認真的歷史學家很多﹐例如《伊斯蘭傳播》的作者托馬斯‧W‧阿諾德勛爵(Sir Thomas W﹒Arnold)﹔《伊斯蘭社會學》的作者馬歇爾‧G‧豪格森(Marshell G﹒Hodgson)﹔《阿拉伯人民史》的作者艾爾伯特‧霍蘭尼(Albert Hourani)﹔《伊斯蘭社會歷史》的作者伊拉‧拉皮都斯(Ira Lapidus)﹔《全球史﹕人類傳統》的作者L‧S‧斯塔羅里亞諾斯(L﹒S﹒Starorianos)。

穆斯林的學者們對這個問題沒有特別注意過﹐但是在外來的挑戰面前也必須思考﹕伊斯蘭是怎樣在全人類中傳播的﹖  我們深信歷代穆斯林都遵循真主的啟示﹕“宗教絕無強迫”(古蘭經﹐2﹕256)這個基本信念﹐不至於濫用武功去推行宗教。  事實上﹐全世界十五億穆斯林分佈全球﹐而且信仰堅定﹐包容了全人類所有的種族和膚色﹐必定有某種使他們從內心裡敬服和崇拜的精神力量﹐才能構成如此堅強的宗教信仰﹐成為他們世世代代傳遞的精神堡壘。  所有皈信伊斯蘭的民族﹐都具有堅韌不拔的穆斯林民族精神﹐願以自己的血肉和生命捍衛神聖的信仰。

《古蘭經》說﹕“你應當信賴真主﹐你確是據有明白的真理的。”(27﹕79)

 《古蘭經》說﹕“我只本真理而降示《古蘭經》﹐而《古蘭經》只含真理而降下。 我只派遣你做報喜者和警告者。”(17﹕105)

《古蘭經》說﹕“你說﹕‘真理是從你的主降示的﹐誰願信道就讓他信吧﹔誰不願信道就讓他不信吧。’”(18﹕29)

作為穆斯林﹐我們確信伊斯蘭信仰是直接從真主頒降的真理﹐真主造化萬物的真理。 生存在天地間的人類﹐只有真理使我們適應﹐使我們信服﹐獲得我們的敬畏和遵從﹐因為人性的思維和感情與宇宙真理合拍﹐遙相呼應﹐融為一體。  與真理相對的是謬誤﹐偏差或邪惡﹐這些都是來自少數人奇思異想的結果﹐例如由歷史上一些思想家們經過“哲學思考”而產生的千奇百怪的“主義”。  伊斯蘭來到一處﹐人們感到新奇﹐希望多了解﹐他們很容易接受了“報喜者和警告者”給他們送去的真理信息﹐他們被真理征服了﹐而不是武力﹑壓迫或誘騙。

伊斯蘭是人類最新的偉大宗教﹐從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一個人開始﹐在麥加和麥地那傳播﹐真理贏得人心﹐獲得勝利﹐擴大影響﹐先在阿拉伯半島形成一個新穎的穆斯林穩麥(社會)。  在過去的一千四百年裡﹐伊斯蘭傳播到許多地方﹐從阿拉伯到北部非洲﹑歐洲西班牙﹑中亞﹑高加索﹑印度次大陸﹑土耳其﹑波斯古國﹑阿富汗﹑東南亞群島﹐所到之處都留下了伊斯蘭信仰。  旅行者行走在遼闊的穆斯林大地上﹐從毛利塔尼亞大西洋海岸一直到中國長城腳下﹐一路上到處都有清真寺禮拜和清真食宿接待。  二十世紀以來﹐伊斯蘭深入歐洲和美洲﹐開闢了最新邊疆﹐構成了西方社會中的穆斯林新群體。

 穆斯林向西方世界大量移民﹐是當代伊斯蘭領土“擴張”的新跡象﹐激發了新的矛盾和衝突﹐表現之一就是“世界反恐”戰爭。  中東移民來到歐洲﹐向他們表示“我們來自耶穌基督的故鄉﹐祖先都是最正宗的基督教徒﹐但是我們選擇了伊斯蘭真理”﹐並且告訴他們歐洲的合理選擇﹕“伊斯蘭是出路”(Islam Is the Solution﹗)。  身陷世俗化焦頭爛額的歐洲人﹐如家庭破裂和道德敗壞﹐擔心1400年前的“阿拉伯效應”會在西方國家發生。 這也許是當代西方社會廣泛流行的“伊斯蘭恐懼症”的一個重要因素。

穆斯林從來沒有思考過﹐為什麼伊斯蘭如此順利傳播﹐因為我們生活在在歷史的大河中順其自然﹐沒有蓄意計謀過什麼戰略目標﹐譬如一個孩子從出生到健康成人﹐他從來沒有自己的規劃。  如今細心想想﹐伊斯蘭文明的歷史成就﹐可以歸功於兩大原因﹕第一信仰簡單明瞭﹔第二功修觸及心靈。

 信仰簡單明瞭﹐伊斯蘭真理呈現出高度的理性。 馬歇爾‧豪格森教授在他的著作中說﹕“穆斯林對民眾的宗教需求發出了個人感性認識的呼喚。 許多精神層面的複雜問題﹐伊斯蘭卻表現為普羅大眾人性化的理解和智慧﹐把深奧的宗教哲學通俗化了﹐人人易懂。 在傳授簡明扼要真理的說教中﹐穆斯林嘲笑那些深不可測的信仰詭秘﹐尤其對那些由神秘的大法師們操縱的宗教﹐伊斯蘭具有難以抗拒的吸引力﹐把每個普通人都提高到先知的位置上同真主直接對話﹐個人行為自己負責。

 許多宗教把天啟的經典神秘化﹐成為非常人可以理喻的‘天書’﹐而伊斯蘭的經典是口語化的阿拉伯文記載﹐人人可讀。  天下所有的人都通過這部普通的經典認知共同的造物主﹐遵循共同的天道法則。”

伊斯蘭號召全體信徒遵奉獨萬物的造物主“安拉”﹐他是全宇宙萬物存在的精神和智慧核心﹐他毋須夥伴﹐不需助手﹐絕對獨一無二。  他的萬能直接掌控天地間一切運動﹐所有的生物和人類。 法國伊斯蘭學者埃德瓦‧蒙泰特教授(Prof﹒Edouard Montet)說﹕“《古蘭經》這部經典﹐是至高無上的真主對他的忠實信徒直接說話﹐證明真主的高貴﹑神聖和純潔﹐威力無窮﹐法力無邊﹐不受任何外來因素的干擾。 真主造化的人類﹐都有足夠的思維能力理解真主的啟示﹐簡單明瞭﹐沒有虛無飄渺的咒語和糾纏不清的哲理。 簡易的經典不是降低了真主啟示的身價﹐而是提高了普通人的高尚品級和人性﹐更加接近真主。”

第二﹐伊斯蘭觸動心靈的功修。 伊斯蘭信仰包括一成不變的功修禮儀﹐很特別﹐不與任何從前的宗教類似﹐而且不論信仰者或外道旁觀者﹐都能為之感動。 以穆斯林的禮拜為例﹐英國的阿諾德勛爵說﹕“穆斯林所崇敬的宗教﹐主要表現在拜功上﹐因為禮拜是穆斯林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們的嚴肅和認真﹐不由得當事者和旁觀者心靈不受觸動。”  除了禮拜﹐穆斯林的其他功修也都各有千秋之妙﹐如則卡特﹑朝覲和齋戒﹐都能使穆斯林全身心投入﹐表現虔誠﹐受到磨練﹐心靈在功修中提昇。  所有崇拜真主的功修﹐都具有信仰的深層感化力和民族的團體凝聚力﹐從內到外﹐造就了一個偉大的世界宗教﹐也造就了一個統一的穆斯林民族(穩麥)。

《古蘭經》是一部人人可讀的經典﹐且不論其修辭的優美和哲理的深邃﹐反復論證是真主的原本語言﹐以其穩固的原則性維護伊斯蘭的純正和持久﹐容不得任何人為修正或篡改﹐保證了伊斯蘭真理完美和永久的生命力。  麥爾彥姆‧傑米拉(Maryam Jameelah)是美國的一位著名猶太人社會活動家﹐她聲明說是因為閱讀了精湛美妙的《古蘭經》之後﹐決定皈信伊斯蘭。 這是西方社會常見的現象﹐有許多知識份子和政治家﹐都受到《古蘭經》神奇魅力的吸引﹐贊口不絕﹐感悟很深。

在1887年﹐世界基督教傳教士代表們舉行一次有重大歷史意義的研討會﹐討論為什麼伊斯蘭會佔有全部中東﹖  為什麼那些皈信伊斯蘭的人永遠無意返回基督教﹖  其中有一位代表指出﹕“伊斯蘭把造物主的德性最集中地表現了出來﹐證實造物主的獨一﹑萬能和至仁至慈﹐以理服人﹐從而賦予每個信徒生命的責任感﹐以及他的未來歸宿。  伊斯蘭指導的人生十分明確具體﹐如禮拜﹑齋戒和則卡特﹐是每個信徒應盡的功修。  只要認真去做﹐通過自己個人的不懈努力﹐便可得救﹐得到上帝的喜悅和饒恕﹐使每個人的生命地位得到提高﹐不論是奴隸或國王﹐都充滿了生存的希望。”  伊斯蘭教義的明確性與合理性﹐不僅使古代的中東居民接受了伊斯蘭﹐而且如今許多西方人也開始對這個宗教如醉如痴﹐心靈頓悟。

 美國加利福尼亞的一位長老會基督徒女士﹐長期在教區裡熱心服務﹐最後寫了一篇歸依伊斯蘭的心得向她的教友們告別。  她說儘管她天天都活躍地往來於教友們之中﹐但心中總是有一些難以化解的疙瘩﹐對基督教的許多基本教義不理解。 她曾向許多高人請教過﹐都沒有得到過滿意的答復。  教會裡的長老們總是說“誠信則靈”﹐要她自己去苦修和沉思。  有一次﹐她參加了一個伊斯蘭知識學習班﹐突然間感覺到心扉豁然開朗。

她說﹕“因為我懷著心中持久的思想疙瘩﹐所以對某些問題的解答特別敏感。 在一些介紹伊斯蘭的簡單知識之中﹐我心中明亮了起來﹐原則答案就在這裡﹗  例如﹐上帝不會因為亞當的原罪而永遠懲罰他的後代。 亞當已經向上帝承認了錯誤﹐得到了饒恕﹐是真實的和永久的饒恕﹐所以他的罪過於其他人無關﹐證明上帝的仁慈和寬恕。 耶穌基督是上帝派遣的一位先知﹐他是普通人﹐不是我們的主﹐上帝也沒有因為他祖先的罪過要他做慘痛的流血犧牲﹐把他釘在十字架上向世人展示。 還有長期困擾許多基督教徒的三位一體問題和耶穌基督的神性地位問題﹐都能在學習伊斯蘭的過程中看到確切答復﹐在思想上撥開烏雲見青天。  這些是我在基督教社會中長期尋求答案的問題﹐沒有想到踏破鐵履無處覓得來全不費工夫﹐在伊斯蘭之中得到滿意的解答。”

伊斯蘭之中充滿了認識世界的智慧和理性﹐但開始的時候只須一些簡單的引導﹐然後﹐一切都可以由自己去探索和實踐﹐取得精神和認知的進步。 與當今世界上任何宗教相比﹐伊斯蘭從理智上和道德上﹐都是一個超前的高尚宗教﹐有完美的體系和雋永的哲理。 這是一千四百年實際經歷所證明的事實﹐伊斯蘭是適合於全人類的偉大宗教﹐所以不存在時間﹑空間或種族的差距﹐在現代的世界上﹐我們看到的伊斯蘭﹐富有活躍的生命力﹐發展依然迅速﹐這是順其自然﹐任何陰謀詭計都無濟於事。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霍斯頓‧斯密斯教授在他最近的一部宗教研究新書《人類的各種宗教》(The Religions of Man)中說﹕“在當今世界的許多地方﹐凡是伊斯蘭與基督教出現互相競爭﹐雙方收穫的比例一般是十比一。”

 

 (阿里編譯自Did Islam sptrad by the sword﹖  Myth and reality in world today by Dr﹒Sharif Mohammad)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伊斯蘭
頂:183 踩:228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8 (107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6 (1054次打分)
【已經有1979人表態】
554票
感動
479票
路過
461票
高興
48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