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信仰與功修 >> 齋戒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望月急須改進﹐何難之有﹖

熱度3834票  瀏覽503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7月26日 16:40

在現今快速與計劃性的新生活中﹐每個月從哪天開始事先不能確定﹐這日子怎麼過﹖ 哪能夠到了九月三十號才能得知十月一日是明天或是後天﹖   每到齋月臨近﹐許多地方就發生這樣的爭吵﹐很多人有恐懼感。   齋月前夕的望月成了許多地方穆斯林社會的心病﹐也不乏有人從中謀利﹐拉幫派﹐製造分裂﹐把進齋月的日子和開齋節找一夥不明真相的善良人搞特殊化﹐標新立異﹐而得意洋洋。 這是明明在幹罪﹐對抗真主﹐破壞穆斯林社會。

從宗教功修意義上說﹐不單是齋月(萊麥丹月)﹐還有幾個很重要的日子要遵守﹐如一月的阿述拉節﹑三月的聖紀﹑七月的登霄節﹑八月的白拉提節﹐以及朝覲結束後十二月的宰牲節。 每當有個重要的節日或紀念日﹐大多數穆斯林都盼望歡歡喜喜表現團結和互助﹐親友回家﹐教坊聚餐﹐兒童們受教育﹐但總是出現幾個滋事份子﹐無風起浪﹐鬧得不歡而散﹐毒化節日氣氛﹐擴大分裂﹐加重仇恨。

 

問題出在哪裡﹖

伊斯蘭曆法屬於太陰曆﹐根據月亮環繞地球的位置確定一年十二個月﹐其中有閏月﹐因此與世界現行的陽曆互相交錯不平行﹐另有嚴格曆法規律。 早在先知穆罕默德(祈主福安之)時代﹐人們不借助任何瞭望設備﹐只用肉眼觀看﹐確定新月出現便是新的一月開始。 當時社會﹐人們活動範圍小﹐多數人不出遠門﹐一個社區或城鎮的全體居民共同遵循某些宗教功修的日子﹐不會造成什麼混亂。 特別是齋月﹐是全社會的一致行動﹐望月入齋﹐改變日常生活的規律﹐大家都跟隨共同行動的時間表﹐皆大歡喜。

穆斯林社會的雛形起始於城市生活﹐集體性強﹐街坊鄰居都是一家人。  逐漸發展到社會制度和國家體制﹐由官方公佈每年新曆表﹐權威委員會有最後裁決權﹐統一節日號令﹐保持全社會一致行動。  當麥地那建成第一個嶄新穆斯林社會後﹐同外界有廣泛接觸﹐接受了各種進口的知識體系﹐如印度﹑巴比倫﹑古希臘﹐豐富了伊斯蘭文明﹐其中有曆法學﹐穆斯林的曆法學形成一門單獨的學科﹐有許多專門的學者﹐向執政者提供確定的日曆。

外來文化中有許多糟粕﹐不可能照單全收﹐必須去偽存真經過篩選和淘汰。  各地曆法學中有許多封建迷信的東西和偶像崇拜﹐例如非洲的太陽神生日和在許多國家流行的星相學以及算命卜卦的日月星辰運算法﹐也都混雜在曆法學中﹐穆斯林學者對此不可不防。 在“伊斯蘭天文學”的基礎上﹐產生了實用的伊斯蘭曆法學﹐適用於行政管理和工商貿易﹐但在宗教功修方面人們習慣於保持先知穆聖的傳統﹐例如肉眼觀望新月。 這個習慣一氣保持了一千多年不變﹐延續到今天﹐原因是交通不發達﹐通訊落後﹐人員流動少﹐生產方式自給自足﹐社會節奏緩慢。 各地山寨小王國互不干擾﹐不論什麼社會活動﹐差一天兩天算不了什麼。

 

今天的現實

現今的社會與古代大不同﹐舊習慣早已不能適應新生活﹐發生時代斷裂﹐是在意料之中的正常現象。  穆斯林的宗教功修也必須與時俱進﹐否則造成許多混亂﹑錯位﹑矛盾。  為什麼伊斯蘭的宗教曆法變動那麼慢﹖  其中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世界上大多數穆斯林人口居住在穆斯林國家﹐所有那些國家沿襲古代傳統法制﹐有最高權威的宗教理事會統一發號施令﹐在本地區一般不發生重大衝突。 例如摩洛哥首都的開齋節在十號﹐阿富汗某部落的開齋節定在十一日﹐互不干擾。 伊斯蘭曆法不統一﹐沒有造成災難性危機﹐因此對改進曆法沒有緊迫感﹐年復一年﹐得過且過。  而受苦最深的是那些非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少數民族社會﹐那裡缺乏嚴格的宗教管理系統﹐各種教派或不同移民種族各自為政﹐宗教活動政出多門﹐各執一詞﹐每逢齋月前夕﹐就爭吵不已﹐互不讓步﹐造成穆斯林民族不團結現象。

 現在的問題發生了﹐因為肉眼觀看的“新月”﹐與天文臺確定的“新月”不是一碼子事。 從現代科學意義上說﹐肉眼所見絕不是真正的“新”月﹐人的視覺眼光受到了許多自然因素的蒙蔽﹐因此許多人同在一個地方“望”月﹐得出的結論並不相同﹐因此發生爭吵。 天文臺所確定的新月﹐是根據月球所在地球與太陽之間的確切位置﹐現代科學可保高度精確﹐而實際上﹐任何地方人的肉眼所看到的“新月”﹐至少晚了十五個小時。  我們應對遵從先知穆聖時代的望月原理﹐但不必拘泥於形式﹐尤其要尊重科學的成果﹐例如我們每天五次禮拜要根據太陽的位置﹐但現代沒有幾位伊瑪目堅持禮拜前要先看太陽再宣禮﹐而是根據鐘錶報時﹐這是相信科學的結果。 那麼﹐我們為什麼在確定“新月”的問題上不能相信科學呢﹖

 

何難之有﹖

 當代的天文學已經沒有了古代的星位神學或算命卜卦﹐不必擔心迷信的東西或偶像崇拜混雜在伊斯蘭嚴肅曆法中來﹐可以放心大膽地相信現代天文學的精確度和可靠性。 伊斯蘭尊重唯物主義中的“格物致知”的科學精神。  這是時代的進步﹐我們也必須建立現代的信念和思想進步﹐跟上時代發展而不給人以笑柄。  更為重要的問題﹐依靠現代天文學望月﹐可保穆斯林社會團結﹐我們當前的處境還有什麼比團結更為重要嗎﹖  假如全體穆斯林﹐尤其生活在非伊斯蘭國家的穆斯林﹐能夠一致接受科學望月﹐那麼我們所有的伊斯蘭功修的日子都可以提前五年或十年確定下來﹐一切生活內容都將有固定的計劃性﹐事事有周密性考慮﹐給我們諸多方便﹐提高我們的社會地位。

社會在發展﹐科技在飛馳前進﹐我們不能把頭腦保留在千年的過去﹐這是落後的表現。 這是電腦的時代﹐是宇宙飛船的時代﹐對地球週圍的天體已能精確計算。  落後是不識時務﹐自尋煩惱﹐被動挨打﹐被人嘲笑。 這絕不是伊斯蘭精神﹐因為《古蘭經》是指導現實生活的指南﹐穆斯林應是時代的先鋒人群。 我們要警惕那些每年用“望月”為借口製造穆斯林社會分裂的壞份子﹐揭露他們散佈謊言﹐別有用心製造分裂﹐為伊斯蘭的敵人為虎作倀﹐盡其破壞穆斯林團結之能事。  這些人絕對是偽信者﹐是我們社區中的惡魔。

 齋月是真主考驗我們的敬畏﹐我們的理智和我們的團結時期﹐凡是與此作對的行為都是錯誤和罪惡。 好穆斯林是真信士﹐都必須緊握真主的繩索﹐團結一致﹐取悅於真主﹐以期兩世吉慶。

 

 (阿里編譯自What is so difficult about the Islamic calendar﹖)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齋月
頂:145 踩:191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52 (877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6 (754次打分)
【已經有1867人表態】
531票
感動
395票
路過
432票
高興
50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