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國際快訊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盧浮宮的伊斯蘭藝術之光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第一財經日報    作者:譚薇/編譯
熱度3081票  瀏覽25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10月18日 17:51

     

     
(點小圖看大圖)

“我們正試圖解開一個巨大的謎團。”盧浮宮伊斯蘭藝術部主任、奧斯曼瓷磚展策展人索菲·馬卡利奧用“頭疼並快樂著”來形容“踏入歷史迷徑”的感覺。這個“巨大的謎團”即將迎來一個更為宏大的答案――占地3000平方米的盧浮宮伊斯蘭藝術新館。自9月22日正式揭幕起,歷史悠久的維斯康蒂庭院將陸續迎來總計1.5萬餘件伊斯蘭藝術館藏,其中包括來自裝飾藝術博物館的3400余件永久借用品。

奧斯曼帝國的法蘭西敘事

如何“為奧斯曼帝國打造一座歷史的豐碑”?馬卡利奧及其團隊為此煞費苦心――以圖式、邊框及色調為座標,在浩如煙海的瓷磚館藏中尋找視覺線索,最終描摹出一幅脈絡清晰、氣勢恢宏的古伊斯蘭全景圖。從西元8世紀初到18世紀末,從西班牙到東南亞,伊斯蘭文明的發展史與擴張史將以時間和地理為軸,徐徐呈現在人們眼前,其聲勢於奧斯曼時期抵達巔峰,被莫臥爾、薩法維和奧斯曼三大王朝統馭的16~17世紀將成為本次展覽的“壓軸大戲”。

那麼,盧浮宮眼中的伊斯蘭與其他語境下的伊斯蘭又有何不同?用馬卡利奧的話來說,他們試圖用一種非常“法蘭西”的方式來解讀伊斯蘭的文明史,所謂“法蘭西”闡釋法以其對歷史進程的高度敏感而著稱,譬如,托勒密定理於8世紀下半葉被譯成阿拉伯文,這意味著伊斯蘭世界亦曾有過屬於自己的“啟蒙時代”,東西方文化之間的歷史淵源或許比我們想像中更為深厚。

事實上,耗資近億歐元的伊斯蘭藝術新館之所以能夠順利落成,正是因為伊斯蘭世界充當了“幕後推手”。近三分之一的專案資金來自沙特王子阿爾瓦利德·本·塔拉爾的同名基金會,另有2600萬歐元分別來自阿塞拜疆共和國、科威特第15代埃米爾賈比爾、阿曼現任蘇丹卡布斯和摩洛哥國王穆罕默德六世。定於2015年揭幕的阿布達比分館還將在今後30年內向盧浮宮支付總計4億歐元的“加盟費”。

簡言之,新一輪伊斯蘭文化外交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當中。以盧浮宮為代表的世界頂級博物館無疑是最理想的宣傳視窗。早在1893年,盧浮宮便設立了“穆斯林藝術分部”,儘管它只是裝飾藝術部下面的一個小小分支。“對伊斯蘭及其藝術,人們總是懷著一種複雜感情。”法國前總統雅克·希拉克曾詢問盧浮宮館長亨利·盧瓦雷特,是否應當為伊斯蘭藝術建一座獨立的博物館?後者給出的回答是不容置疑的否定:伊斯蘭館藏必須呆在盧浮宮,不僅因為“它們是生活在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分子”,更因為揭示伊斯蘭文明的“光輝一面”,乃是包括盧浮宮在內的所有藝術機構的“普遍天職”。

伊斯蘭藝術市場的魅影

無可否認,橫跨于維斯康蒂庭院上空的金色波紋屋頂已成為盧浮宮最令人矚目的藝術景觀之一。由魯迪裡·喬蒂和馬里奧·貝利尼聯手打造的伊斯蘭藝術新館遠望如同一座起伏的沙丘,又好似蜻蜓的透明雙翼,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藝術新聞報》的安娜·薩默斯·考克斯認為,只有貝聿銘的玻璃金字塔可與之相提並論,就連去年新落成的大都會伊斯蘭藝術畫廊亦是稍遜一籌。

喬蒂和貝利尼素來以其充滿歷史感的空間設計而著稱。正是因為他們的堅持,維斯康蒂庭院才得以保持其最初的開放式露天設計,在這裡,你不僅可欣賞到宏偉壯麗的建築外立面,更可從任意角度眺望波光粼粼、“有聲有色”的波狀屋頂。

新館的室內設計同樣有著引人入勝的獨特魅力。巨大的多媒體投影幕上,錯綜複雜的伊斯蘭語言史被分解為無數個通俗易懂的歷史小故事,譬如,你可以看到16世紀的奧斯曼帝國蘇丹先是以土耳其白話與戀人交談,爾後又用阿拉伯語向真主禱告。

在仰望奧斯曼帝國的輝煌過往之餘,千萬不要錯過腳下的風景――沿著臺階一直鋪陳至二樓主題展廳的18世紀地毯。此前盧浮宮收藏了200多塊土耳其地毯,卻苦於沒有可供展示的空間。另一大亮點是15世紀的馬穆魯克門廊,門廊重達10噸,由300多塊石頭砌成,19世紀出土後被運至開羅,後來被遺忘良久成了一堆亂石,幸有考古學家用不銹鋼釘為其“接骨續脈”,我們才有機會窺見昔日布林吉王朝的榮光。

一些精巧的小玩意兒也相當抓人眼球。13世紀的敘利亞玻璃燒瓶上印著妙趣橫生的卡通塗鴉,鑲金嵌玉的印加匕首刻有引頸嘶鳴的馬頭圖案,金碧輝煌的14世紀馬穆魯克洗禮池正是路易十三的受洗之地――正統的伊斯蘭觀念與基督教的宗教儀式竟然結合得天衣無縫,這便是文化交流的奇妙之處。

伊斯蘭藝術市場的日漸崛起構成了當代東西方文化融合的大背景。高端市場的頂級藏品可謂千金難求,來自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和經銷商均對其趨之若鶩。與此同時,要求西方博物館歸還本土文物的呼聲亦是越來越高。前有杜哈博物館窮十年之功為伊斯蘭藝術造“市”,後有土耳其當局滿世界追討國寶,隨著盧浮宮新館的開張,諸多國寶級文物的重見天日勢必將引發新的轟動――無論從文化還是從政治角度來看。身處漩渦中心,馬卡利奧的立場卻有著為藝術而藝術的純粹:“如果今天的展覽能夠教會我們什麼,那便是,美與智慧必勝。”


相關閱讀

盧浮宮伊斯蘭藝術新館神采奕奕

巴黎報導——在盧浮宮維斯孔蒂園仿佛金色沙丘般鋪展開來的金色玻璃展館無疑是令人驚歎的。建築師 Mario Bellini 和 Rudy Ricciotti 在他們的新伊斯蘭藝術館設計方案中找到了各種隱喻,整座建築將于明天亮相:它就像蜻蜓的翅膀,一張魔毯,或者一塊面紗。罩棚是由過8,000根極輕的管子支撐而成的2,350塊三角形構成的。建築的四周是開放的,給人一種輕盈的感覺,但實際上它的重量達到150噸,僅用8根傾斜的柱子支撐,每根的直徑為12英寸。

這座表面面積達50,000平方英尺的新館造價為9,800萬英鎊,耗時四年建設完成。工人挖出了39.5英尺深的坑,而建築師則屏住呼吸等待結構測試的結果,確保外立面不會在震動中倒塌。這不只是個建築難題,也是博物館學上的挑戰,因為這個伊斯蘭館需要覆蓋到從敘利亞到西班牙到印度,縱觀12個世紀的時間,包括了安達盧西亞、奧斯曼、波斯和馬木留克文明。

 

所 在 地:法國  巴黎

設計師:Mario Bellini和Rudy Ricciotti

盧浮宮新建的伊斯蘭藝術畫廊近期對外開放,畫廊外庭院地面上方覆蓋有這樣的波浪狀金色平面結構。結構周圍的建築正面屬於新古典主義風格,它的支撐結構是由棋盤格式的三角形玻璃組成,正反兩面都覆蓋了陽極氧化鋁網,形成金色的表層效果。這樣的裝置就像是飄蕩在風中的一塊面紗,實則是博物館地下部分的屋頂。“面紗”籠罩的區域下方陳列著至少2500件伊斯蘭藝術家創造的藝術品。博物館上層建築安裝了大量玻璃,而下方的藏品則都是對光線有嚴格限制的。博物館整體佈局呈環形,與顯存博物館建築相連,方便遊客遊覽。畫廊下方是技術設施和倉庫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伊斯蘭 盧浮宮 藝術
頂:131 踩:165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27 (781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1 (749次打分)
【已經有1255人表態】
390票
感動
244票
路過
338票
高興
28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