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信仰與功修 >> 正信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格爾達威:趕緊做“討白”吧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中正之道》    作者:穆永勝 譯
熱度3647票  瀏覽47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11月30日 15:35

穆斯林兄弟姐妹們啊!

我們已經在第一講中談到人類在宇宙中的重要性。安拉造化人類,以便人類認識主宰與崇拜主宰:

 “我創造了精靈與人類,以便他們崇拜我。”——[播種者章第56節]

我們必須講人的重要性和人的目的。同時,還要講人最容易疏忽的一種“爾巴代”(功修),而功修又分內外兩種。

外在的“爾巴代”(功修)如禮拜、齋戒、天課與朝覲,此為伊斯蘭行為方面的幾大支柱。但這裡還有另外的一些功修,它同等重要與必須,因為外在功修的成與壞,全憑內在功修的支撐,內在功修的基礎是人的心,心乃人之本:

 “注意,人身體上有一塊肉,當這塊肉好了,那全身皆好;當這塊肉壞了,那全身皆壞,須知,它就是人的心。”①

 “安拉不會觀看你們的身體,以及你們的形象,但安拉要看你們的心。”②

人的心是安拉觀看的位置,在複生日,心若得救,就必須提供證據。所以,心是你的依靠,它將證明你是否清白,並肯定你的信仰是否正確,正如安拉所講:

 “在那財產和子孫都無稗益的那一天,惟帶著一顆純潔的心采見安拉的人[得其裨益]。”——[眾詩人章第88-89節]

 “這是你們所被應許的,這是賞賜每個歸依的守禮者的。秘密敬畏至仁主,且帶著歸依的心而來的人。”——[嘎弗章第32-33節]

純潔的心和歸依的心是宗教信仰的真正基礎。心是你所有外在工作的支柱,如果你的心充滿欺詐,或有沽名釣譽之嫌,不是純粹為主,那麼,你的工作絕不被接納,安拉說:

 “他們只奉命崇拜安拉,虔誠敬意,恪守正教。”——[明證章第4節]

如主意欲,我們今後將專題論述意念與虔誠之實質,意念與虔誠同樣是一切工作被接納的基礎。

但是,今天我們主要講述心之功修的重要性,它是邁向安拉的第一步,這一步被稱之謂“討白”(懺悔)。

當你的身上背著沉重的負擔,已經不能向前邁進時,你的心怎能回歸清高的安拉呢?這時,你必須減負,要放下你肩上的罪惡。如何減輕罪惡?只有走“討白”之路。何謂“討白”?這個單詞派生於動詞“塔拜”,阿拉伯語“塔拜”具有“返回”或“回歸”等含義。其根本的含義是永遠與安拉在一起,不分不離。你怎樣能夠分離他呢?你的存在依靠著他的存在,你的生命、給養、得道以及你所有的善皆是來自安拉,他說:

 “你們的一切恩典皆是來自安拉…。”——[蜜蜂章第53節]

假若沒有安拉,你又在哪裡?人啊!你左右搖擺,你在大地上狂妄地行走,不理不睬,呲牙咧嘴;假若沒有安拉,你到底是什麼?安拉創造了你,使你健全,並把他的精神注入你的體內。他賜你力量,為你制服宇宙萬物;賦予你理性,教你知識,引你走正道,你怎能悖逆你的主呢?

安拉賜予你一切恩典,沒有安拉,你微不足道,不值一提。因此,人應該經常與安拉在一起,與安拉保持聯繫。如果某人因犯罪或疏忽大意,而遠離了他的主,那他必須回家,回到他真正的老家——“討白”。

 “討白”使人回歸安拉,回到根本。安拉把“討白”的權利賞賜給我們,所有阿丹的子民都會犯錯,最好的犯錯者是做“討白”的人和求得安拉饒恕的人。

阿丹的子民犯罪並不奇怪,這是人之本性。因為人是混合型的被造物,他有泥土的成分,也有精神的注入。泥土使之墮落至低谷,精神帶他升至天堂;有時候,人完全顯示出泥土的本性,然後,他便墮落至牲畜一樣,甚至比牲畜更加迷誤;有時候,人之本性上升到最高處,然後,他就像天仙一樣,甚至到達更高的品級。有時候,泥土的(本性)強過精神的(本性),或大地的元素勝過天上的元素,或獸性的元素高過天啟的人性,這樣一來,罪惡的產生就毫不奇怪了。

錯誤的產生不足為奇,人類的始祖阿丹確是犯了錯,是人類所犯的第一件錯。惡魔慫恿了他,使他陷入迷途,而惡魔以欺詐的手段引誘了阿丹,惡魔還向阿丹的妻子發誓:

 “我確是忠於你倆的。”—— [高處章第21節]

又說:“惡魔引誘他說:,阿丹啊!我指示你長生樹和不朽園好嗎?”——[塔哈章第120節]

惡魔不斷地教唆著阿丹,阿丹也就相信了他,吃了禁果,安拉說:

 “阿丹違背了他的主,因而迷誤了。而後,他的主挑選了他,饒恕了他,引導了他。”——[塔哈章第121節]

這就是伊斯蘭與基督教之間的一大區別。基督教認為亞當(阿丹)的錯牽連著所有人的錯,所以,這些人背負著他們沒有幹的過,也沒有看見過的罪而生活,況且,這些罪不是他們的,也不是他們的父輩、祖輩的祖輩犯下的罪。與此同時,《古蘭經》與穆薩的經典都體現著主的公道:

“和履行誡命伊布拉欣的經典中所記載的事情嗎?一個負罪者,不負別人的罪。”——[星宿章第37-38節]

一個人怎麼能承擔別人的罪呢?阿丹的錯誤以“討白”宣告結束,安拉選拔了他,准承了他的“討白”,給他指明了道路,此時的阿丹意識到惡魔的欺騙,即使他陷入犯錯的困境之中,但是阿丹內心那天然的本性馬上警覺,它就是安拉為人注入的精神:

 “當我把他塑成,而且把我的精神吹入他的塑像的時候……。”——[石谷章第29節]

天啟的元素占了上風,他迅速地歸向他的主,叩響了“討白”之門,並向他的主求饒,阿丹和他的妻子說:

 “他倆說:“我們的主啊!我們已自欺了,如果你不赦宥我們,不慈憫我們,我們必定變成虧折者。”——[高處章第23節]

 “然後,阿丹奉到從主降示的幾件誡命,主就恕宥了他,主確是至宥的,確是至慈的。”—— [黃牛章第37節]

阿丹的罪以“討白”而宣告終結,而阿丹子孫犯的罪也應該宣告結束。

人類犯錯並非奇怪之事,因為他的祖先——阿丹曾經也犯過錯。但是,令人費解的是那些堅持幹罪,死不悔改的人,他忘記了安拉,忘記向主悔罪(討白)。然後,他的罪惡堆積如山,不斷積累,繼而使他的心變黑,(求主庇護),這太嚴重了!

更為嚴重的是,人沒有及時地向安拉做“討白”。先知(願主福安之)說:③“某人如果犯了錯,他心中就會被塗上一個黑點,然後,他戒除與求饒,他的心就被擦亮了。”即:抹掉、擦亮與清除罪惡的痕跡,心就變得如同明鏡一樣亮。(“如果他重新再犯,他的心就生銹了。”)即:如果他變本加曆,重複犯罪,那麼,他心中的黑點就越來越多,以至於蒙蔽了他們的心,因此,安拉在《古蘭經》中提到了心中的鏽:

“絕不然!但他們所犯的罪,已象鏽一樣蒙蔽了他們的心。”——[稱量不公章第14節]

伊瑪目蘇尤退在“賈米爾·甩誒勒”中傳述了該段聖訓,並使之成為“確鑿聖訓”。這段聖訓的原文是:“如果某人做錯了一件事,那麼,他的心就被塗上一個黑點;如果他戒除,求饒或懺悔,那麼,他的心就會被擦亮;如果他重新再犯,並變本加曆,那麼,他的心就是《古蘭經》所提到的“鏽”。

人類疏忽了“討白”,走上了惡魔的道路,而他自己並不感覺這是犯錯與罪惡,這太危險了!

這種危險來源於人的妄想,而妄想的真正意圖是不想死亡,但他萬萬沒有想到死亡就在面前,死亡並不遙遠,壽限所剩無幾。二十歲的人說,我三十歲再做“討白”;三十歲的人說,我四十歲再做“討白”;四十歲的人說,我五十歲再做“討白”;五十歲的人說,我六十歲再做“討白”;六十歲的人說,我八十歲再做“討白”,這就是人們的真實情況。④

人類就這樣不斷地延長自己的妄想,但他不知道死亡對一個人來說只是一瞬間的事,因為死亡近在咫尺,它猶如一個人的鞋帶一樣。當你在早晨的時候,你是否知道死亡將在晚上降臨呢?聖訓講:“如果你在早上,你就不要談論你的晚上;如果你在晚上,你就不要談論你的早上。”

當你睡覺的時候,你是否知道自己能再次醒來呢?當你穿衣的時候,你是否知道自己能否將它脫下嗎?是你的手還是洗亡人的手,幫你脫下的呢?

當你從家出去的時候,你是否知道,你的下一步將邁向哪裡?是在路上繼續行走,還是邁向墳墓呢?難道你沒有看見那些心跳突然停止而死亡的人嗎?難道你沒有看見那些猝死的人嗎?

在這個時代,人們因突發事件而死亡的事屢見不鮮,甚至有的死亡與突發事件毫無任何關係,但他卻因此而喪命。比如你在路上行走,飛速而來的汽車將你撞死;那天上的飛機正好墜毀在你的鄉村,而村民們並不是飛機上的乘客,死亡就是這樣降臨的。難道你們沒有聽見嗎?死亡降臨了!死亡降臨了!拷問啊!歸宿的拷問!要麼,歸向天堂;要麼,被扔進火獄。金銀財寶統統無用(祈求安拉庇護),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我們如何面對?

火獄中大多數是那些愛拖延時間的人。你們是否知道什麼叫拖延時間的人?即那些人,他們經常愛說:“我將要做討白,我將要行善,我將要回歸(正道),我將要…。”

 “賽乃弗”人說:“將要…”,是伊布利斯(惡魔)軍隊中的一支軍隊,因為你不能保證自己能否活到明天,你不能為自己的壽命保證一個小時。當取命天仙來取人之壽命時,他還能希望延緩嗎?哪怕是很短的時間,如一周,或一天,或半天,或一小時或一分鐘……,這真是癡人做夢啊!安拉說:

 “有信仰的人們啊!你們的財產和子女,不要使你們忽略了紀念主。誰那麼做,誰是虧折的,在死亡降臨之前,你們當分舍我賜予你們的,否則,將來人人說:我的主啊!你為何不讓我延遲到一個臨近的定期,以便我有所施捨,而成為善人呢?”——[偽信者章第9-10節]

即:你為何不把我們推遲到一個臨近的期限,再寬限幾分鐘,以便能夠施捨一部分錢財,做一些善事,幫助被虧之人,以德抱怨等,他想要幾分鐘來做這些事。

你面前有幾分鐘,有幾小時,有幾天,有幾周,有幾月或幾年,這些時間都不夠,現在你說:

 “主啊!你為何不把我延遲到一個臨近的期限,以便我有所施捨,而成為善人。”——[偽信者章第10節]

這裡,安拉馬上反駁了他們這種無理請求,安拉說:

  “當壽限一到,安拉決不讓任何人延遲,安拉是徹知你們的行為的。”——[偽信者章第11節]

奢望與不知道死亡是人的最大危害,他延遲與推拖做“討白”的時間,有一天,死亡突然造訪他,他卻不知所措,也沒有為後世準備禮物。趕緊吧!在罪惡變得嚴重之前,趕緊吧!

有些病,如果起初治療,那麼,它就比較容易。如果你棄置不顧,它就會越來越重,變得不好治療。罪也如此,每當他犯罪,他應悔罪,應趕緊做“討白”,否則的話,他變得不義,正如安拉所說:“沒有悔罪的人,這等人是不義之人。”——[寢室章第11節]

“討白”是對全人類的要求,安拉說:

“眾信士啊!你們當全體向安拉悔罪,以便你們成功。”——[光明章第31節]

“信士們啊!你們當向安拉誠意悔罪。”——[禁戒章第8節]

信士也要做“討白”,任何人都不敢說:“我沒有罪,或為什麼要悔罪?我是白紙一張,是完人。”這是一種狂妄的話,信士不應該說這樣的話,信士永遠要認識到自己對安拉義務的欠缺與不足。他務必要多多行善,務必要擔心自己的行為沒有被安拉接納。至於偽信士,他胡作非為,作惡多端,而他還希望安拉的饒恕!這是信士與非信士之間的區別,信士經常感覺到自己的不足與怠慢安拉的命令,而且,信士的一切行為皆是為了尋求安拉的喜悅與恩澤。“討白”的分類:

有從“什勒克”(以物配主)方面做“討白”的人,安拉說:

“你告訴不信道的人,如果他們停止戰爭,那麼,他們以往的罪惡將蒙赦宥;——[戰利品章第38節]

有從“尼法格”(偽信)方面做“討白”的人,正如安拉講到一夥偽信士時說:

“如果他們悔過,那對他們是更有益的;如果他們背棄,安拉就要在今世和後世使他們遭受痛苦的刑罰,他們在大地上沒有任何的保護者,也沒有任何援助者。”——[懺悔章第74節]

有從大罪上做“討白”的人,⑤如飲酒、姦淫、吸毒、利息、侵吞孤兒的錢財、偽證、忤逆父母、斷絕近親骨肉,以及聖訓提到的所有大罪。消除大罪的惟一方法就是“討白”,而那些小罪則可以用善功來加以清除,如每天五次禮拜、每週主麻,每年齋月等。這些功修皆能清除之間所犯的錯誤,其條件是遠離大罪,⑥而大罪只有“討白”才能將其清除。

有從大罪上做“討白”的,也有從小罪上做“討白”的。非法就是非法,儘管它小也罷!有“賽乃弗”前輩曾說:“你不要把罪看成是小的,但是,你看看你違抗的物件(指安拉)的偉大。”

如果你以某句話傷害了你的同學,這句話看似簡單,如果你用同樣的話去傷害你的父親,或你的長輩,這就是妄自尊大,目中無人,毫無禮貌。

同樣,我們看見某一件事情變得嚴重了,這是對人而言;如果你傷害到偉大的安拉,(那情況又是如何呢?)布哈裡傳自伊本·買斯歐德:“信士看見他的罪,就好像他坐在山腳之下,他害怕山上的石頭砸到他;犯罪的人視己之罪,如同蒼蠅飛過他的鼻子。

此為信士的情形,他們不會輕視任何一件罪,而且他們加倍提防那些小錯誤的發生,並對罪惡嗤之以鼻。

有“賽乃弗”曾說:“害怕自己的罪不被饒恕,而那些犯罪的人還說:我犯的罪乃微不足道。這是一種錯誤的說法。”

有廉潔之士去探望他們的一位兄弟,他們發現這位兄弟生病了,並且,他痛哭流涕。他們對他說:“你為什麼這麼傷心啊?我們沒有看見你幹過什麼大罪,你也沒有丟撇(安拉)的主命啊。”他說:“以安拉發誓,我不是為此而傷心的,我害怕我曾經犯下的罪,我自認為微不足道,而它可能在安拉麵前是巨大的。”

《古蘭經》曾談到那些冤枉聖妻阿依莎(願安拉喜悅她)的人,這些人想當然地背談聖妻阿依莎,但是,安拉洗掉了聖妻的清白:“當時,你們道聼塗説,無知而妄言,你們以為這是一件小事;在安拉看來,確是一件大事。”——[光明章第15節]

有時候,人們總是無意地說出某句話,但是,聖訓嚴厲警告我們。穆聖說:“(這一句話)使他墜入火獄七十年。”⑦究其原因,就是因為他那一句無意之言。

有人傳自阿依莎(願安拉喜悅她),她曾在先知面前談論先知的某位妻子,她說:“是什麼原因使你羡慕她,而她……。”(阿依莎用手比劃了一下,其意思是說,該女人的個子矮小),她的話並沒有講完,這個句子也不完整,但是,先知說:“假若我用你這句話與海水攪拌在一起的話,⑧那麼,這句話足已使海水變味與變臭。”有人從有嫌疑的事物上做“討白”,因為嫌疑可導致非法,穆聖(願主福安之)講:“誰陷入嫌疑,就會陷人非法。這就好比牧羊人在禁區周邊放牧,他幾乎要闖入禁區…。”⑨

有人從“可憎的事物”方面向安拉做“討白”;甚至有一些無法避免的“可憎之事”。

有人從一些“許可的事物”方面向安拉做“討白”;這是因為人有許多層次,即善人的善,以及那些被眷顧者的錯。⑩

有人從疏忽紀念安拉方面做“討白”,他們認為,在生命中的某個時間段內,他們有可能忘記安拉,然後,他們因此向安拉做“討白”和求饒恕。這種方式也是先知告訴我們的,他說:“眾人啊!你們當向安拉做討白,我每天向安拉做“討白”一百次。”

無論一早一晚,或一動一靜,或白天與晚上,或獨處與當眾,我們的先知都要向他的主檢查,他從不疏忽紀念安拉,哪怕是一瞬間也罷!你看他的眼睛在睡覺,而他的心卻是醒的,儘管如此,他還說:“你們向安拉做“討白”吧!我每天向安拉做“討白”一百次。”有一部分聖門弟子曾講到:我們在一個地方曾統計過先知的一句話,這一句話曾達到七十次,或一百次之多,它就是:主啊!你饒恕我,你接納我的“討白”,你是接納“討白”的主,是多恕的主。”有人傳述,求饒的最佳時期是早晚,或在黎明與叩頭的時候,先知就是如此而做的。

他說,求饒詞之首是:主啊!你是我的養主,除你之外,沒有任何主宰,你創造了我,我是你的僕人,我竭盡全力地履行約言⑩,我求你保護我曾犯下的錯,憑你對我的恩澤,我帶著罪回歸你,求你恕饒我吧!除你之外,沒人能恕饒罪。

這是最佳的求恕之形式與內容。⑾

穆聖(願主福安之)的祈禱與求恕詞是:

主啊!求你饒恕我的過錯,我的無知,我對事情的漫不經心,你深知我的一切;

主啊!求你饒恕我的極端,我的玩笑,以及我有意和無意的過錯;

主啊!求你饒恕我以前的和以後的,明顯的和隱微的錯;你深知我的一切,你是前無始,後無終的主,你確是能於萬事。”

這就意識到了安拉的偉大與尊嚴。人應該多多地向安拉祈禱,尤其是我們享受著安拉無以計數的恩澤。穆聖(願主福安之)是我們最好的典範,連他自己都意識到對安拉命令的欠缺,更何況我們呢?

 “討白”分幾個層次。《古蘭經》提到駐“阿拉法特”山的人,以及朝覲的人,在駐“阿拉法特”這個偉大的地方之後,安拉命令他們向他求饒,信士在做完功修之後,總是要向安拉求饒,你們看一下這段《古蘭經》:

“你們從阿拉法特結對而行的時候,當在禁標附近紀念安拉,你們當紀念他,因為他曾教導你們,從前你們確實迷誤的。然後,你們從眾人結對而行的地方結對而行,你們當向安拉求饒,安拉確是至赦的,確是至慈的。”——[黃牛章第198-199節]

在駐“阿拉法特”山與在這個偉大的禁標之後,安拉要求他們向安拉求饒。同樣,安拉在《古蘭經》中描述了行善且又敬畏的信士:

 “他們在夜間只稍微睡一下,他們在黎明時向主求饒。”——[播種者章第17-18節]哈桑·巴士拉說:“他們把拜功延遲到黎明時,然後,他們坐下來向偉大的安拉求饒”!

這等人在夜間醒來,他們只稍稍一睡,然後向安拉求饒,他們堪稱人中精英,但是,他們依然感到自己的不足,以及對安拉命令的欠缺或怠慢。

 “討白”分幾個層次,每一個人根據自己的層次來向安拉懺悔。至於我們,則應從各方面來做“討白”,尤其是大罪或小罪,或從怠慢安拉的主命與人的權利方面做“討白”。

我們永遠不要延緩做“討白”的時間,因為我們不知道,偉大的安拉在明天為我們安排的是什麼?安拉說:

 “而任何人都不知道自己明日將要做什麼事,任何人都不知道自己將死在什麼地方。”——[魯格曼章第34節]

趕緊吧!趕緊吧!在死亡降臨我們之前,趕緊做“討白”吧!想拖延,絕不要拖延:想怠慢,絕不要怠慢!安拉說:

 “安拉的定期一旦來臨的時候,是絕不延遲的,假若你們知道。”——[努哈章第4節]

  我以上所述,我祈求安拉饒恕我和你們,你們向他祈求饒恕吧!他確是寬恕的與仁慈的主;你們向他祈求吧!他會應答你們的。

——————————————————

注釋:

注①:此段聖訓是努爾曼·本·拜西爾聖訓中的一部分,它是布、穆聖訓共同輯錄的。聖訓的前半部是:“合法”(事物)是明顯的,非法(事物)也是明顯的。”它是腦威四十段聖訓中的第六段。參閱《知識與哲理集粹》一書,謝赫·格爾塔達所著《台勒恩布·台勒嘿布》文摘一書,第二冊,第506頁,第966段聖訓。

注②:穆斯林傳自艾布,胡萊勒的聖訓,摘自(台勒恩布·台勒嘿布)文摘,第一冊,第103-104頁,第七段聖訓。

注③:鐵米濟傳自艾布·胡萊勒的聖訓,他說:“此段聖訓是‘獨立可行的’,又是‘確鑿聖訓”’。奈薩伊·伊本,馬哲·伊本,哈巴奈在其“確鑿聖訓”中傳述,哈肯說:“確鑿聖訓是按照穆斯林聖訓的條件而確定的。”宰亥比贊同此觀點。《台勒恩布·台勒黑布》之文摘,第一冊,第470頁,第908段聖訓。

注④:伊瑪目安薩里在《聖學復蘇》一書中,對此問題有詳論。他說:“人是在癡迷虛假的妄想之中,他永遠希望符合自己的意圖。他不斷地幻想,構想自己的未來,及所需之物,如錢財、妻室、住宅、朋友、車馬和今世的各種因素。然後,他的心思就在這一方面,最終,他疏忽了死亡的來臨。他沒有估計到死亡是如此的臨近,他只是偶爾想起死亡,也想做一些準備。但是,他總是拖延,並對自己承諾說:“有的是時間,到歲數大一點再做‘討白”;當他年齡大一點的時候,他說:“到老的時候再說吧!”;當他到老的時候,他說:“等把房子修好,莊園打理好,或旅行歸來,或把兒女的事安排好,如修房置物,或把曾經傷害過他的人制服等。”他就這樣不斷地拖延時間,忙碌工作,他日復一日地重複著他的工作,直到在他意識不到的時間裡,死亡突然降臨。(《聖訓復蘇》第四冊,第406-407頁)——貝魯特達魯·麥爾勒非印刷。

注⑤:關於確定大罪的範圍,在(學者)們之間產生了很大的分歧,最為側重的主張是:凡是安拉在今世中所規定的非法界限,或者在後世能引發強烈的警告,都被列為大罪的範圍。請參閱謝赫的《台勒恩布·台勒黑布》文摘一書,第358段聖訓。

注⑥:穆斯林及其它人由艾布·胡萊勒傳述了此段聖訓,安拉的使者曾說:“五番拜,一個主麻到一個主麻,一個齋月到下一個齋月,是清除它們之間的錯誤,其條件是遠離大罪。”

注⑦:鐵米濟與伊本·馬哲傳述:“一個人說了一句自認為無所謂的話,但這句話卻使他墜入火獄七十春秋。”哈肯傳來,並使此段聖訓成為“確鑿型”聖訓。參閱(台勒恩布·台勒黑布)文摘,第二冊,第749-750,第1734-1736段聖訓。

注⑧:艾布·達吾德、鐵米濟與拜亥吉傳述,鐵米濟說:它是“獨立可行”的,也是“確鑿的”聖訓。《台勒恩布·台勒黑布》文摘,第二冊,第742節,第1406段聖訓。伊瑪目·腦威在“禱詞”中也傳來,他說:“我攪拌。”既相互參合,因為這句話的臭,海水的滋味與氣味都發生了變化。”此段聖訓非常嚴厲地禁止背談他人,以及背談的嚴重性。在我所知道的聖訓中,此段聖訓譴責背談他人,已經達到非常嚴重的地步。安拉說:“他沒有以私欲而說話,這只是他所受的啟示。”——[星宿章第2-3節]所以,我們要祈求安拉的憐愛與康樂,並使我們免遭各種各樣的憎惡之事。

注⑨:布、穆、鐵米濟、艾布,達吾德、伊本·馬哲傳自努爾曼·本·拜什爾,這段聖訓全文如下:“合法的(事物)是顯而易見的,非法的(事物)也是顯而易見的,在兩者之間有一些嫌疑,許多人不大注意;誰若提防了嫌疑,那麼,他的宗教與名譽就是清清白白的;誰若陷入嫌疑,那麼,他就會陷入非法之中。這就好比在禁區周邊放牧的人,他幾乎要闖入禁區;須知,每一個國王都有禁區,而安拉的禁區,就是他的各種禁令;注意啊!人身之中有一塊肉,當它好的時候,全身皆好,當它壞的時候,全身皆壞,它就是心。”《台勒恩布·台勒黑布》文摘,第二冊,第506頁,第966段聖訓。它是腦威四十段聖訓之一。注⑩:這是艾布·賽義德·黑拉茲的話。伊本,阿斯卡勒在其翻譯著作中有此傳述,他是“蘇非”的領袖人物,歿于伊曆二百年。上述那段話被他們認為是聖訓,其實並非聖訓。《隱微的揭密卜謝赫·伊斯瑪儀·阿吉魯尼著。

注⑩:布達吾德在《拜功》篇,第1516段;伊本·馬哲在《禮節》篇,第3814段;鐵米濟在《宣教》篇,第3430段,他說,聖訓是“獨立可行”的,又是“確鑿”的聖訓,艾哈默德在《穆斯乃德》;伊本,哈巴奈在其“正確的善行”篇,第927段中傳述,這一切都是伊本·歐麥爾傳來的聖訓。

注⑾:謝赫,格爾達威在他的著作《文摘》一書中,對此段聖訓作了注釋,求饒詞之首有其深邃的天啟內含。它包括調養方面的“討哈德”(認一論),即:“主啊!你是我的養主。”它包括主宰性方面的“討哈德”(認一論),即:“你之外,無任何主宰。”;承認安拉的創造性和人的為僕之道,即“你創造了我,我是你的僕人”;它包含與安拉締結約言,即“我竭盡全力地堅守你的約言”;它包含清清白白做人,並祈求安拉使他免遭罪的(侵襲),即“憑你對我的恩澤,我帶著罪回歸你”;它包含尋求恕饒,即“除你自外,沒人能恕饒罪”;穆斯林最好在晚上誦念此段禱詞,在清晨之時,他的禱詞將被接納。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格爾達威 討白
頂:138 踩:234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92 (900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09 (764次打分)
【已經有1611人表態】
514票
感動
335票
路過
353票
高興
40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