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特別關注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穆斯林國家聯盟是歷史的必然

熱度3479票  瀏覽365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2年11月30日 15:38

 設想,某些毗鄰的伊斯蘭國家聯合了起來,創建一個新的聯盟,例如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他們擁有39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和三億七千萬人口。 這並不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幻想,很有可能不久之後就有人提議,萬眾回應,成為事實,因為地緣上是鄰邦,種族上是親戚,文化上是同宗,信仰上是兄弟。 憑著他們現有的人力與自然資源,立即就可能成為一個強大的聯邦國家,經濟上自給自足,政治上獨立自主,軍事上足以自衛,抵禦外來侵略。 

 對照一下歐洲聯盟(EU),他們佔有44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擁有五億人口,由27個歷史、語言、文化和宗教不盡相同的國家組成。 根據這個模式,難道不會出現一個穆斯林國家聯盟嗎(UMS)?  由上述四國啟動而成,然後吸引和團結周邊國家,所有五十多個分離狀態的穆斯林國家都會有興趣加盟,逐漸形成一個政治實體UMS (the Union of Muslim States)。 穆斯林國家聯盟形成之日,便是一個頭等世界大國誕生之時,以無窮的力量聳立在世界民族之巔。

這不會是天方夜譚式的政治假設,也不會是21世紀的烏托邦,而是當地穆斯林世界的必然命運。 這是存在於十五億普通穆斯林民眾心裡的心願和理想,如不信,可以在任何穆斯林國家,走在大街上,攔住路人提出這個問題,有誰會說“不”?    團結與聯盟的基礎來自于廣大民眾的心聲,一日不成,永遠是個美好的夢。 這是穆斯林世界勝利的唯一途徑,可以徹底擺脫內外霸權和奴役,作為穆斯林,可以揚眉吐氣,理直氣壯。

 穆斯林世界的團結與強大,有豐富的歷史經驗,本來就是一個文明的整體,在二十世紀初之前至少有80%的穆斯林人口生活在穆斯林的大社會中,經濟與文化自由溝通。 穆斯林世界是在外來的殖民主義勢力強壓之下,造成今天的四分五裂的狀態,被西方列強分而治之。 直到1914年之前的五百年裡,穆斯林世界存在四大板塊的政治實體:主體實力的奧斯曼帝國(1299年至1924年)、南亞莫臥兒帝國(1526年至1857年)、伊朗近代伊斯蘭王朝(1502年至1921年)和據有三萬島嶼的穆斯林馬來群島。 例如在當年統一治理下的奧斯曼帝國,囊括了從北非直到中亞,以及阿拉伯海灣地區和歐洲巴爾幹。  在這四大板塊之間,和睦相處,彼此尊重,互通有無,從來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對抗或戰爭。  從十九世紀中葉開始,西方殖民強國崛起,尤以英、法、俄最為兇猛,從四面八方侵入和瓜分穆斯林的領土,到處扶持地方家族勢力,使完整的穆斯林世界分裂成五十多個封建王朝的小國家,製造仇恨和對抗,互相不斷摩擦和敵對,暴露了穆斯林社會中隱藏的卑劣與罪惡。

穆斯林世界在當代的分裂,是悲哀的,痛苦的,慘烈的,根據西方國家的精密策劃,他們陰謀設想了一切剷除世界穆斯林再次聯合起來的可能性,這是自從遭受蒙古鐵騎踐踏之後,穆斯林世界陷入最悲慘的命運。 穆斯林世界的團結,從來沒有在穆斯林的心中消失過,而且越來越強烈,這就是潛在的能量和動力。 穆斯林團結所依賴的是真主啟示的正道,普遍實行正義與公道,目標是全人類的仁慈與和平。 如今的十五億穆斯林,包容了地球上所有種族與民族,共同遵循真主的尊大經典《古蘭經》,唯以先知穆罕默德的言行為準繩,伊斯蘭的文明體制在過去一千三百年的社會實踐中證明是成功的,確實的,有效的。 除了共同信仰的伊斯蘭精神力量,穆斯林世界所佔有全球人口五分之一的勤勞勇敢的人力和豐富的自然資源,如75%的能源,都足以支撐起一個以國家聯盟形式的政治實體,無以倫比,舉世無雙,在經濟和軍事上無須對西方國家產生依賴。 伊斯蘭國家所擁有的資源和礦藏可以在物質稀缺的買家市場上佔有優勢,讓工業發達國家有求於我。 例如,在當前不正常的狀態下,許多穆斯林國家不得不向西方國家購買億萬美元的新式武器,這是在沉重無奈中的巨大浪費。

歷史的發展,有其淵源的前因後果,例如當前穆斯林世界的分裂是由西方殖民勢力造成的後果,自從1924年以後不足百年的歷史,使穆斯林民眾吃夠了苦頭。 但是,歷史從來都不是任何人預先設計和安排的私欲舞臺,未來的穆斯林世界由不得少數人出謀劃策設定棋局,決定性的因素是正義事業的真理和萬眾一心的良好願望,他們的真誠祈禱和奮鬥會得到真主的護佑和恩惠。  穆斯林比當今的歐洲人有更為深刻的緣由與潛力實行聯盟,構成全球新興的政治實體。 我們今天所看到的歐洲聯盟,在半個世紀之前還不能想像,在經歷了兩次世界大戰之後,歐洲各國的歷史仇恨和傷痛難以癒合,又加上在撲滅了法西斯之後出現的蘇俄帝國,構成歷史空氣的政治分歧和對抗。  二十世紀末期,歐洲國家為了獲得更大的政治與經濟利益,走到了一起,他們的合作或聯盟是暫時的彼此需要,但歐洲人的骨子裡積澱著的狹隘民族主義毒汁,隨時都可能發作。 從戰爭的廢墟中重建了歐洲聯盟,給穆斯林世界展現了一個示範動作,說明這是當代可行的自強與自衛措施。 真主的意欲,世界上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 穆斯林世界的團結與合作不是從今天開始,而早在一千四百多年前伊斯蘭誕生之日,在真主頒降的啟示中就有天下穆斯林皆兄弟的號召,“你們當全體堅持真主的繩索,不要自己分裂。”(古蘭經,3:103) 穆斯林世界統一之心由此而來,源遠流長,經歷過千年實踐與考驗,證明行之有效。

 我們想像,在實現了穆斯林國家聯盟的新時代,從巴基斯坦的拉哈爾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爾,全程4000多公里,坐上現代的高速火車,萬噸物質和數千旅客,只不過是一天的路程。 俗話說,火車一響,黃金萬兩。 有了便捷的交通和通訊,在自由與安全的領土上,將創造巨大的財富,改善生活品質。 沒有穆斯林世界的統一的聯盟,永遠無法擺脫西方軍事入侵和佔領,經濟掠奪和剝削,政治上的附庸和從屬,政府身不由主,民族沒有自尊,寄人籬下,仰人鼻息。 想像在自由與解放的那一天,任何穆斯林從他的家鄉,無須護照和處境簽證,晨禮之後乘飛機當天中午可以到雅加達或開羅參加主麻聚禮,如同漫步在全球穆斯林的大院中。 渴望自由之心,人人有之,願望就是動力,理想的希望使全體穆斯林民族奮鬥不止,必將掀起一場新時期的革命運動,運動的目標是穆斯林國家的聯盟,形成強大的新政權,還給穆斯林民眾千年夢寐以求的尊嚴和自由。

常言道,千里長征始於足下。 我們假設類似阿富汗、巴基斯坦、伊朗和土耳其這四個國家,首先發起合作運動,朝國家聯盟的方向努力,對外統一戰略,對內經濟合作,廣大穆斯林一呼百應,夢想成真。 真正的啟動者未必就是他們,也許其他國家會捷足先登,搶在歷史的先鋒。 在伊斯蘭歷史上,在統一領導下的哈裡發政治制度是主流意識,是穆斯林世界的基本特徵,而在今天的分離局面之中,政權由獨裁家族把持,承受著外來壓力的屈辱,只是暫時現象,其中有更多的真主懲罰和歷史教訓。  一個偉大的民族,不可能永久屈從於非人道的壓迫、愚弄和奴役,困獸猶鬥。 窮者思變,變則通,看到新曙光,這將激起穆斯林覺醒和反抗,遵循真主的啟示經典,發奮圖強,改變自己的悲慘處境。

當今世界最混亂的地區在大“中東”,包括阿拉伯海灣國家、北非諸國、伊朗與土耳其。 那裡成為“阿拉伯之春”動亂的震源中心是歷史的必然,未來穆斯林國家的聯盟必須從那個特殊地區發起,因為那裡既是伊斯蘭文明歷史的搖籃,文化發育基地,又是民眾溝通與團結的要津,時代的三岔路口,將承擔起造就穆斯林世界聯盟的未來希望和使命。 阿拉伯國家代表包括北非伊斯蘭國家在內的整個阿拉伯語世界,伊朗代表廣泛傳播的什葉穆斯林“新月”地帶,土耳其為代表的突厥民族牽動了整個中亞直到高加索跨過天山。

全世界的穆斯林都是一個家族的兄弟姐妹,一時糊塗與失足,國土分裂與兄弟反目,只是歷史的一瞬間,天下事真主早有預定,包括失誤、彎路和考驗,在經歷過艱苦卓絕百般磨難之後,互相修好與團結,是命運的必然。 穆斯林世界必須團結,衝破重重阻力和壓制,重建新興的現代強力政治實體,既是真主大道的真理,也是萬眾一致的良好心願。  我是不足為道的小人物,絕不是呼籲穆斯林世界聯盟的第一人,早有世界級的大學者深入研習經典之後的深刻體會,他們在研究、探討、策劃、設計。 一個新時期的伊斯蘭革命思想在醞釀中,人們已經感受到了一個新生命的胎動。 我們應鼓起勇氣,認清形勢,堅定信念,積極參與,統一步調,準備著迎接新黎明的朝陽吧!

 

(本文根據巴基斯坦學者穆紮發爾·伊格巴爾的論文編譯,原文題目是“穆斯林國家聯盟”(Union of Muslim States by Dr. Muzaffar Iqbal),2012年2月3日發表在巴基斯坦《新聞》網站上; 。 編譯者阿立·蔣敬)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穆斯林 聯盟
頂:145 踩:217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5 (859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4 (779次打分)
【已經有1479人表態】
439票
感動
307票
路過
336票
高興
397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