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伊斯蘭歷史 >> 伊斯蘭在中國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正道滄桑:阿聯酋韓文成阿訇為黃萬鈞阿訇歸真而作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作者賜稿    作者:一卅柯·韓文成
熱度11563票  瀏覽235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5月09日 12:27

煉獄

我被關在北京香山時,因得知學校被封的消息,痛苦得昏厥過去,真正體驗了啥叫心如刀絞的滋味,那種感覺至今想起來,還隱隱作痛……

當時好些天都吃不下東西,人瘦了一大圈。辦案人員便一再開導我,說等年底事情調查完以後你有可能就回家了,過一段時間後,你還可以再辦一個更大更好的學校,我也就聽勸“正確對待”此事了。因為通過這一段時間的觀察和交流,我對這些公安員警也有了一定的瞭解,覺得這些人對我的案子沒有決定權,他們只是在執行任務而已,用他們的話來說,凡是上級下達的任務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所以我沒有必要跟他們慪氣,於是說服自己耐心等待政府的最後決定。

在被轉到北京通縣看守所羈押後,我才知道等來的結果竟是兩年勞教。我問來向我宣讀決定書的人,這個該死的勞教制度為何不給人申辯和解釋的機會,難道連最起碼的取證和審判過程都沒有,就能隨便剝奪人的自由嗎?他們說如果你不服的話可以申請覆議,我說當然不服肯定要覆議。可是覆議歸覆議,牢房還得蹲。

由於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我一連十天吃不下飯,每天除了喝水和抿一兩口米粥外,根本不想吃東西。最後身體弱得連禮拜也站不起來了,只好趴著禮。喝一口水下去,就能聽到水在腸胃裡咕嚕嚕咕嚕嚕一通到底的聲音。蹲便坑也要人扶著去,尿出來的小便是血紅色的。

看守們一看便著急了,他們以為我是在絕食,趕緊向上彙報情況,上面就派曾在香山陪伴我的公安人員來做說服工作。那些人和我在香山一起呆過三個月時間,比較瞭解我的情況,他們否決了看守所準備強行鼻飼的做法,除了耐心說服我以外,其中兩位回族辦案人員還說,上面已經說了,如果他不吃東西,你們倆就得陪他一起在裡邊呆著,現在我們連行李都拿來了,準備陪你一起蹲監獄。我知道他們是在騙我,但我理解那是善意的。我說伊斯蘭教不允許自殺,我會吃東西的,用不著你們來陪我。話雖如此,可無端遭受這種冤屈,在思想上怎麼也說服不了自己。

在第十一天的夜裡,我做了一個夢,正是這個夢讓我豁然開朗,把一切想開了。

我夢見自己帶著一大群孩子在大海邊的鮮花叢裡漫步,身邊還有我家大哥和一群人,我大哥好像在對我說還要抓緊孩子們的學習什麼的,我正在點頭答應。突然,出現了天空烏雲密佈、電閃雷鳴的情景,有輛很大的像裝甲車一樣的東西直沖我們開來,人們四處驚慌逃散。我看見從裝甲車裡跳下來一個黑乎乎的龐然大物,樣子有點像科幻片裡的機器怪獸,它直奔我家一個孩子跟前來搶東西,具體是個什麼東西我不清楚,但在夢裡覺得那東西非常重要,不能讓它搶了去,我急忙從孩子手裡把東西抓過來,轉手遞給我大哥,沒想到卻被那怪物一把搶了就走,我情急之下從後面一把抱住怪物,大聲疾呼大哥和人們快來把東西奪回,然而身邊卻連一個人都沒有,但我還是死命抱住不放手,在這個過程中我看見那輛裝甲車裡面爆閃了兩下光,此時我發覺被我緊緊抱住的這個怪物變輕了,變得就像一個模特架子一樣輕,我便把怪物的整個軀體翻過來頭朝地猛頓了兩下,只見怪物的嘴裡冒出了一股焦煙,我又頓了兩下,怪物的牙齒和頭盔全掉了下來。這時,我發現大哥和人們又都出現在了我身邊,只聽他們稱讚我沒讓怪物搶走東西。說話間猛然醒來,剛好是黎明前的晨禮時分。

我記得先知(主賜福安)說過,信士在晨禮前的夢是真的。儘管我不大明白此夢預示什麼,但我感到結局應該是好的。我糾結的心漸漸釋然,心情隨之也好了許多。我把一切交付給主,相信主的前定,也許這就是主對我的考驗,真正的考驗有時會讓人有撕心裂肺的痛感。我心想,主啊!我接受您的考驗,只要您給的結局是好的,哪怕再大的冤屈我也能忍受。

人一旦想通了,就沒有了思想包袱,食欲也就有了,看守們卻不敢讓我猛吃,只讓我先喝一點稀粥,然後慢慢加量。為此還調來了一個河北籍的阿訇,據說是因為民事糾紛被判了一年刑,他在號子裡專門負責照顧我的起居生活。看得出來,北京方面為了能把我平安弄回青海,也是費了不少心思。

在恢復身體的那些天裡,我除了睡覺、禮拜和誦讀《古蘭經》之外,也與號裡的牢頭和同監們有了更多的接觸和瞭解。靜下心來一觀察,發現監獄確實是社會的縮影,在這裡你能看到許多在外面見不到的東西,也更容易發現人性中最真實和醜惡的一面。由此想起一位名人曾經說過,若想做一個完美的人,要麼去服一次兵役,要麼去蹲一次監獄。我可不是為了想當完美的人而來蹲這個監獄,但是主給我的考驗既然如此,那我就把它當做一個體驗五味人生和研究人性的機會。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監獄生活讓我大開眼界。關在這個號裡的人們來自社會的各個行業,基本上都是因為刑事犯罪進來的,他們所犯的案子真是五花八門,什麼樣的情況都有,歸納起來可以說:吃、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十毒俱全。這裡邊的人,都是赤裸裸的,張口盡說髒話,當著人隨便放響屁,沒有任何顧忌,這在以前我是沒有碰見過的。這裡的人談起性事來,人人眉飛色舞、神情猥褻,毫無羞恥感;切磋起犯罪經驗來,個個精神亢奮、手舞足蹈,沒有罪惡感。他們從不談理想、信仰和悔過之事,除了慨歎命運不濟,就是抱怨社會不公。這讓我感到驚訝,我原想監獄應該是改造人的地方,可這些人在這樣的環境裡能改造好嗎?

看守所是關押空間最狹小、限制自由最嚴厲的監獄,在這裡,管教人的獄警與被管教的犯人或嫌疑人是兩個對立的群體。一方是被動失去自由的人,另一方是主動減少自由的人,生活在這個狹小的空間裡,人們的火氣比一般人都大。無論哪一方,都需要有足夠的耐心,否則都會心理變態。可是足夠耐心的動力從哪裡來?如果管教方僅僅是為了拿一份工資糊口,而沒有為信仰獻身的精神,就不會有治病救人的耐心,遲早會成為心理變態的獄魔。而另一方如果缺乏後世的報應觀念,對自己所犯的罪行沒有深刻的認識和誠心的悔過,認為自己犯事是由於技術欠佳或運氣不好,來這裡僅僅是以罰抵罪,那麼不論受多大的罪,事後遲早還會故態復萌,舊病復發。

其實,我覺得監獄應該像醫院一樣,剝奪自由是為了讓人受罰,這只是手段,而接受教育是治病救人,這才是目的。懲罰是為了更好或更大範圍地救人,而僅靠強制性的懲罰措施是無法將人改造好的,至少做不到讓人心服口服。我對現行的監管機制能否把一個犯過罪的人改造好持懷疑態度,因為我在監獄裡沒有看到真正能夠觸及人的靈魂的教育。這裡面的人,有一些犯罪性質惡劣,而且是故意所為,受罰自然是應該的;但也有一些是因為不懂法或一時衝動所為。把犯罪性質不同的人關在一個牢籠裡,接受同樣的懲罰,而又沒有正面的信仰教育,任由潛規則橫行霸道,必然會使這些進了監獄的人就像被扔進了一個大染缸,都會不同程度地受到污染。這種染缸式的環境,最後就會變成一個壞人進來會更壞,好人進來會變壞的地方。

如果一個監獄能夠做到,獄警對犯人就像良醫待患者一樣,自願治病救人是為了信仰積德行善;而罪犯認罪伏法就像病人求醫治病一樣,誠心悔過但求寬恕,那才是監獄的最高境界和使命所在。

1994年春節前,我被青海省公安廳派來的人,從北京押解到青海省勞教所。在押運途中,我原以為回到家鄉西寧,家裡人都能來看我。沒想到從好心人那裡得知,在這次青海事件中,我大哥被當成了地方上所謂的黑司令,在大抓捕時逃脫後還在被通緝,二哥被抓後關在看守所,三哥則被逼著天天配合公安到處找人。此時,我才明白我們全家人都攤上了大事,不知道我老母親還能不能承受得了這個打擊。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522 踩:54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1 (247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5 (2384次打分)
【已經有5638人表態】
1651票
感動
1349票
路過
1253票
高興
138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