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伊斯蘭歷史 >> 伊斯蘭在中國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正道滄桑:阿聯酋韓文成阿訇為黃萬鈞阿訇歸真而作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作者賜稿    作者:一卅柯·韓文成
熱度11566票  瀏覽235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5月09日 12:27

考   驗

在被監禁半年後,我被允許家人探監。終於見到了親人們,妻子從北京千里迢迢跑到青海多巴的勞教所來看我,她已變得骨瘦如柴,我幾乎認不出她來了。

見到了白頭蒼蒼、步履蹣跚的老母親,老人家經過這麼大的打擊後,依然精神矍鑠,見面後的第一句話是,兒啊!要知感主,主把大“白倆”(災難)拿去了,要不然的話,我們都見不了面。你現在要忍耐,主是公道的,自會給人出路。

陸續見到了三哥、姐姐和孩子們,不久也見到了被關半年後釋放的二哥,以及其他長輩、同輩和晚輩的親人們。身陷囹圄的人,最能體會親情的可貴。還有許多認識和不認識的教友,想著法子以看別人的名義進來探望我,這種情誼使我深受感動。

通過與家人和他人的交談,我瞭解了許多以前不知道的情況。原來,就在我於北京被捕的那天晚上,西寧的穆斯林也都經歷了一場嚴峻的考驗。

由於地方當局謊報軍情,中央一開始將青海穆斯林的遊行上訪活動,當成了一場大規模的“回民暴亂”,中央軍委下達了“平暴”命令,從週邊調來的軍隊多得就像要打一場戰爭一樣,僅在西寧打頭陣的就是38軍的快速反應師,這可是鎮壓過六四學運的王牌軍,可想而知當時的情形有多嚴峻。

那天晚上,整個西寧全城戒嚴,到處大搜捕。去我們家抓人時,沿河邊一帶以及周圍的巷子裡,佈置了足有一個營的兵力。我們家是一大四合院,家裡人回憶說,那天夜裡3點鐘,滿院子出現了武裝到牙齒的軍隊,房頂上全架著機槍,他們是來抓所謂“回民暴亂”的“司令”韓尕虎(我大哥韓文斌的別稱),沒想到他不在家。那些人搜遍了整個院子,翻遍了每一個角落,甚至掀開每個屋裡的火炕,用刺刀往裡面捅了個遍,又用探人儀器反復探查,還用幾條警犬到處搜尋。最後不甘心,將我二哥、侄子和侄女婿等六人抓走,大侄子因抗議差一點被打成殘廢,除了三哥因單位差事未參加遊行而沒有被抓之外,家裡只剩下我老母親、幾位嫂嫂和一群孩子。

後來的日子裡,這樣的情形又重複過多次。因為他們不甘心,在大抓捕前,我哥這些參加過遊行又發過言的人,已被定為“首惡分子”,早已處在被嚴密監視之中。他們是在肯定他已回到家之後開始抓捕的,可是怎麼一下子從眼皮底下不見了呢?如果沒有了這個所謂的“頭兒”,他們怎麼向上交代,怎麼了結此案呢。他們一直以為他還躲在這個院子裡,所以又派武警和公安,多次輪番搜查。

全家人的日子過得異常艱難。那一階段,最難熬的是我母親——四個兒子,兩個被捕,一個在逃,一個整天被逼著到處找人,還有孫子們令她放心不下。她已經顧不了我在北京的家,老家的院子二十四小時處於被監視狀態,全家人過著提心吊膽的日子。偶爾有親戚來,談起我們的情況時,因怕被監聽,都把頭伸到被子裡悄悄說。

西寧除了我們家之外,還有幾百個家庭遭遇了同樣的不幸。在一開始的那段日子裡,整個西寧到處是戒嚴部隊,三步一崗,五步一哨。上了年紀的人都說,他們好像回到了五十年代的鎮反時期,又有了被專政的壓抑感覺。青海已解放四十多年,經歷了這麼多年的磨合,還是消除不了那些人對穆斯林的成見和敵視。此次事件,確實勾起了人們的痛苦回憶。

好在調來“平暴”的解放軍,穿的是武警的服裝,這說明上面畢竟還有所顧忌,沒有把老百姓當成敵人來消滅。不幸中萬幸是,由於沒有發現群眾手裡有任何武器,軍隊沒有開槍,這才沒有釀成毀滅性的大禍。再加上地方政府中有良知的人,向上發出了不同的聲音,中央發現青海穆斯林只是因為《腦筋急轉彎》一書在鬧情緒,並沒有所謂馬步芳陰影作祟回民叛亂鬧獨立之說。

要說青海回民鬧獨立,那可是天大的笑話。稍懂歷史的人都知道,上世紀初,西藏和青海的藏民受英國人慫恿而鬧獨立時,都被青海的馬家軍給鎮壓了下去。無論怎麼說,從維護祖國統一、未讓藏區和新疆獨立出去的角度而言,包括馬家軍在內的青海回民是有重大歷史貢獻的。可在現實中,青海回民一直處於被高壓狀態,其政治地位甚至連藏民都不如,而有的藏民私底下卻抱怨回民說,要不是你們回回,我們早就像蒙古一樣獨立了。

我說這話,並無爭寵之意,只想說明一個歷史事實:中國穆斯林,尤其是回族穆斯林,從未有過獨立的政治訴求。講歷史要一分為二,後來者不能隨意篡改前人的歷史。馬步芳的事情,是老掉牙的國共之間的恩怨問題,既然臺灣的國民黨都能與大陸的共產黨一笑泯恩仇,為什麼青海當局老揪住回民的辮子不放呢?青海的回族穆斯林,乃至全國的穆斯林,只要當局有一顆懷柔之心,不歧視、不干涉他們的信仰,他們是絕對不會沒事找事的。

其實,遊行事件之所以後來鬧大,完全是由當時的省委書記一手造成的。此人自50年代起,一直在青海呆了四十多年,幾乎沒有到其它省份工作過,滿腦子是對青海回民的偏見,這從其打壓青海回族幹部時所用的卑劣手段可見一斑。此外,他居心叵測,有政治野心。以往官場上有這麼一個現象,凡在處理少數民族問題上持強硬態度的人,一般都因為“黨性強”而升官快。所以,他想模仿那些人,將小事激化成大矛盾,好給自己撈取政治資本。

我後來問過很多人,為什麼《腦筋急轉彎》一書引起的遊行,在別的地方很快結束了,而唯獨青海沒完沒了?人們都說,如果一開始政府像其它省那樣說幾句安慰的話,此事早就了了。可是,地方政府對89年的“性風俗”事件,一直耿耿於懷。那一次的穆斯林遊行,因當時正值全國學運高漲的敏感時期,中央政府及時安撫了全國穆斯林,青海政府雖說也勉強執行了那一政策,但心中一直不快。這一次,就想借機進行報復。對官方出版物嚴重傷害穆斯林感情之事,政府不但沒有好言安撫,反而一再說穆斯林的抗議活動是非法的,這使得人們氣憤難平,欲罷不能。

後來人們也都說服了自己,準備息事罷了。可是政府又發通告說要追究責任,又派武警闖進西寧東關清真大寺,搜查是否藏有武器,這一舉動把人們給徹底激怒了。尤其是省委書記最後的強硬講話,使人們絕望到了極點,這才有了大規模的進京上訪活動。

我覺得這是一個政治陰謀,這位書記大人想以此引起中央的重視,整出點動靜來,加重自己的砝碼,以撈取政治資本。可是他沒有想到時移境遷,照搬“老套路”已不合時宜,最終是搬起的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儘管後來中央讓他完成了那一任期,但他的仕途也算走到了盡頭,始終未能如願進入政治局。

青海穆斯林事件,經過調查後發現:既不是有組織有計劃的武裝暴亂,也沒有所謂的黑司令部,更沒有所謂的幕後黑手。那些被抓的遊行上訪者,都是自發參與的,並沒有人組織過他們。於是,等中央將我這個所謂的“幕後總指揮”按勞教處理,並遣送青海執行之後,地方當局陸續釋放了大部分被抓的人,剩下的一二十個他們認為的“冒頭分子”,則被勞教了一半(1到2年不等),刑判了一半(3到5年不等)。至此,該事件就算有了一個了結。

中國的為官之道,講究的是精明老練。歷來對官民之爭,只要不影響上一級的切身利益,處理起來都是重官輕民,毫無公理大義可言。因為老爺們的尊嚴是要維護的,否則草民們會蹬鼻子上臉,那可怎麼了得!大老爺對小老爺的錯誤,最多也只是私底下說說,當著公眾的面,還是給足了面子,否則自己也掛不住面子。

對此不公,作為有信仰的穆斯林,我們將其視作人生的一大考驗,大家都相互囑咐忍耐順受。至於所遭受的冤屈,就把它交付給萬能的主吧!他會替我們主持公道。一想到這些,我的心情也就平靜了很多。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522 踩:54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1 (247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5 (2384次打分)
【已經有5641人表態】
1652票
感動
1350票
路過
1254票
高興
138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