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伊斯蘭歷史 >> 撫今追昔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猶太復國主義與十字軍主義是一場名異實同的試驗

熱度3497票  瀏覽46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7月13日 19:54

    ——與高西目"阿布杜"高西且教授的對話(連載之二)

文章摘要:猶太復國主義與十字軍主義是否是一場名異實同的試驗。二者從產生到計劃的實施基礎是否相同呢?顯然,這個問題的探討不僅僅是二者之間的相似之處,更重要的是探討猶太復國主義在阿拉伯地區的最終結局。事實上,以色列人他們自己更加重視對十字軍戰爭的研究,他們將十字軍戰爭看作是可資借鑒的具體證據,並通過它而衡量殖民主義計畫得以成功和延續的程度。在這次談話中,歷史學家高西目‧阿布杜‧高西目試圖將二者進行比較研究,闡明宗教在二者中的地位,以及阿拉伯地區的人民對這兩項計畫的立場。


  談話圍繞三個方面展開
  1、猶太復國主義與十字軍主義的證明
  2、猶太教與私有神靈
  3、緊握真理永不悲觀


  猶太復國主義與十字軍主義的證明


  問:高西目教授,你曾在一篇文章中說,十字軍主義運動與猶太復國主義運動在很多層面上有許多相似之處。猶太復國主義總是試圖從十字軍戰爭中最大限度地吸取經驗和教訓,並將十字軍戰爭看作是一次歷史性的前車之鑒或者看作是可資借鑒的明證。那麼,猶太復國主義所取得的成功,究竟是多大程度的成功?我們對此該做些什麼呢?


  十字軍主義和猶太復國主義從建構的宗教基礎上來說,幾乎是驚人的相似。教皇烏爾班二世在1097年的基督教徒聚會上宣講時宣稱:“你們是上帝所特選的人民,他已經將巴勒斯坦這塊流著奶與蜜的土地許諾於你們。”上帝的選民與聖地這兩點正是以後的猶太復國主義思想的核心所在。


  但是,歷史發展的結果卻是:這塊猶太人被從中驅逐而離開的土地已經發黴變質,變成了一塊沒有主人的土地。而猶太人在當時卻成了沒了土地的人民!這正是現代猶太復國主義編造的神話之一。這一神話被杜撰得活靈活現,以至於作家本‧朱里尤寫道:“當以色列農民在耕種這塊土地時,都能嗅到一股黴變的氣味!” 這是因為阿拉伯-伊斯蘭人耕種過這塊土地!就這樣,西方的神靈(十字軍主義和猶太復國主義)杜撰了如此的神話並穿鑿附會地加以證實,因為,只有如此,西方才會有利可圖。於是在巴勒斯坦是這塊沒有人民的土地的宣傳下,猶太復國主義入侵巴勒斯坦便是順理成章的結果。


  自基督教再次進入巴勒斯坦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篡改巴勒斯坦歷史,抹殺巴勒斯坦人民成就的嘗試隨處可見。所有在巴勒斯坦、在耶路撒冷的建築和遺跡都是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的,猶太人的建築與遺跡均已蕩然無存。即使是被稱為“哭牆”的遺跡也是莫須有的杜撰。據稱它是所羅門王為了保護猶太人免遭人們傷害而修建的隔離通道,但這個故事也是直到二十世紀猶太復國主義文學興起時才炮製出來的新神話。早在1929年的國際仲裁中已將這堵牆判定為艾布‧杜姆家族永久的宗教捐獻後,猶太人仍然謊稱哭牆是猶太人的遺產。


  另外,猶太復國主義運動從十字軍戰爭中所獲得的裨益是多方面的。一個令人深思的例子便是:關於十字軍定居巴勒斯坦土地的最好的研究人員是那些信仰猶太復國主義的教授們,他們中不全都是猶太人,其中最為有名的便是約書亞‧巴拉威勒,此人擁有先進的研究設施,但都被他用來服務其猶太復國主義的目標了。


  另一個問題是:關於猶太人被大肆渲染成沒有國家的人民的問題。這個問題的危害性極大。因為猶太人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人民,猶太人是猶太教的信徒;猶太教也不是猶太民族主義,它只是一種宗教信仰。同樣,猶太人也不是一個種族。他們中有阿拉的人、埃及人、葉門人和歐洲人。最令人奇怪的是從歐洲遷徙來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並不是原來巴勒斯坦的猶太人,他們是西元十世紀受基督教東正教迫害而改宗猶太教的二等猶太人。因此他們又被稱為第十三支猶太部落。而非以色列人的十二支後裔。


  猶太復國主義運動從過去關於十字軍運動的歷史研究得到的啟迪是:在這一地區的外來者,它的存在必須依賴於外部世界的強援。因此,猶太復國主義運動發現世界力量已從歐洲轉移到美國後,很快便作出調整,轉而依賴美國,這之後,如果世界力量格局再次打破,中國或日本等地區成為新興勢力崛起時,猶太復國主義運動還將面臨同樣的難題。


  現在,西方支持以色列在很大程度上是出於經濟目的考慮。那麼擁有眾多穆斯林的亞洲崛起的新興力量也會同歐洲一樣,為了經濟目標而支援以色列嗎?我不願這樣說,希望未來不會如此。


  還有一個問題便是,十字軍擁有一支裝備精良的軍隊。精良的裝備使這支軍隊能機動靈活、縱橫馳騁。因為所有對十字軍運動的研究表明:阿拉伯世界曾經有十二場的敗績,但十字軍在赫澱戰役的一次大敗便斷送了整個十字軍的戰果,耶路撒冷國王和一些著名的騎士在這次戰役中都變成了穆斯林的階下囚。此後,西方派出援軍,由歐洲最強大的三位君主聯手發動第三次十字軍東征,但在薩拉丁的頑強抵抗下,此次東征並未收復耶路撒冷,這是十字軍身體染病患的預兆,此後的每一次東征均以失敗告終。


  這之後,十字軍建立在巴勒斯坦的基督教公國之所以能夠繼續維持的唯一原因則是那些薩拉丁的盟友並不像薩拉丁一樣,而是人人爭權奪利、忙於內訌,從而事實上給這些基督教公國獲得了喘息之機。但是等到馬穆魯克王朝的拜伯爾斯和阿西拉夫‧高萊烏蘇丹掌權後,這些十字軍建立起來的基督教公國便正式壽終正寢。現在的猶太復國主義政權深知他們只要有一次的失敗便會全面崩潰,所以,現在以色列內部出現了一股新思潮,他們是一群猶太復國主義的極端分子,自稱“後猶太復國主義”(post-Zionism)這一思潮重提以前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想法——即建立兩個互相獨立的國家,因為,他們知道,無論他們如何傾盡人力物力,巴勒斯坦人終歸會存在於這一地區;無論他們如何強大,他們總是提心吊膽。感到提心吊膽的是他們,而不是巴勒斯坦人。這是因為猶太復國主義者可以重返歐洲,而巴勒斯坦人,他們生於斯並長於斯,已經無路可逃,。他們也沒有像猶太復國主義者一樣逆歷史的潮流而動,試圖阻止歷史的進程、螳臂擋車地意圖改變真主的常道,但不幸的是歷史不是由他們來寫就的。


  猶太教與私有神靈


  問:猶太復國主義和十字軍主義運動都建立在宗教上,這兩項運動是否真正基於宗教信抑或是假借宗教的外衣來實現純粹的殖民目標呢?


  答:所有的宗教的核心都是主張人道的善,猶太教也不例外。問題的關鍵是:猶太人將上帝視為只有他們才擁有的神靈,是他們的私有財產,而他們是上帝特選的子民,其他人都是無足輕重的!


  令人驚奇的是,細觀所有的天啟宗教,包括世俗人為的宗教,基本上都在宣揚人道之善,抑制邪惡與傷害。猶太人的宗教也理應如此。但是這僅存在於他們猶太人內部。這個問題最早出現在《出埃及記》的第一和第二章中。在這兩章中,明文規勸了猶太人應當如何對待敵人與敵人的子女及他們的田地和農作物。看過這些規定,你一定會感到奇怪無比!雖然這些看似題外的話,但我認為務必在此首先鋪墊,它其實正是我們討論的問題的關健。


  還有一個問題是:十字軍戰爭時期的西歐,正處於宗教迷信與極端的泥沼中。當一個宗教處於無知與愚昧中時,它對陌生事物就會持敵對的立場,並意圖徹底消除,以絕後患;再加上信仰這個宗教的人們在政治、經濟情況舉步維艱,自然使這個宗教以極端和憎惡的面目出現,採取自毀和毀人的手段來實施報復,忘記了神的慈憫、而只強調神的報復和對人的監察。


  這種情形正是當時歐洲的活寫照。造成這一現象的主要原因是:歐洲人的普遍文盲與封建制度。當時的歐洲人是封建領主和惡劣的自然環境的犧牲品,從這一點,我們可以將宗教與宗教信徒加以區別;再加上當時歐洲統治者的殘暴統治,教皇、主教和教士們又都在利用宗教來維護他們自身在政治、經濟上的利益。所以,教皇認為十字軍戰爭是在歐洲建立強大的軍事力量,以抗衡國王的絕好時機。也因此,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是沒有一個歐洲國王參加的十字軍戰爭。


  不僅如此,教皇除了長期與德國皇帝爭權傾軋之處,還頒佈命令取消法蘭西國王和英國國王的教籍。儘管當時並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國家和王權制度,當時存在的都只是一些封建領地。國王一詞並不意味著必須擁有與之相符的國家。他實際上應是一個群體中的領頭人。真正意義上的國家當時並不存在,歐洲國家的真正形成始於十四世紀經過百年戰爭之後的英國和法國。百年戰爭期間催化了國家觀念的形成。


  在十字軍運動中宗教成為徵募十字軍戰士的思想利器。那些基督教的信徒們,堅信他們的罪過將因此而獲得寬恕。正如他們也期盼著能夠從封建領主的苦役與惡劣的自然環境中解脫出來,而到那如教皇所言“流著奶與蜜”的東方去。此外,法國的十字軍還期望著在東方拓展他們自己的封建領地。我們有很多事例表明:駐守在義大利城堡中的諾曼第的部分騎士在看到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時,便決意跟隨十字軍到東方去獲取他們封建領地。


  同樣,那些義大利的商業共和國在十字軍運動中也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他們的目的在於阻止東方對地中海沿海城市的掌控,從而攫取與富庶的東方的香料貿易的利潤。


  因此,我們面臨的不僅是宗教信仰的問題。真正的宗教信仰是從不號召殺人的,而戰爭的實質便是集體屠殺的行為。西方的基督教天主教派篡改宗教教義,在基督教歷史上,第一次將戰爭定義為合法。拜占庭的基督教教義及聖徒巴斯裏的教義思想從未作出如此的定義。


  此刻,我們清楚了所面對的思想觀念。這是一種以宗教為藉口,最易蠱惑惑人心的思想觀念。就這樣,宗教成了掩蓋的外衣。但光有掩飾的思想外衣還不夠,還必須要讓人們看到有利可圖。


  問:對於猶太復國主義來說,宗教的地位又如何呢?


  答:對於猶太復國主義運動,事情又有所不同。猶太復國主義運動從來就不是一場民間運動,這一點與十字軍運動有很大的分別,因為十字軍運動是一場社會大眾參與的運動,而猶太復國主義則恰恰相反,它是在猶太人存在的國家中製造流血與屠殺,從而促使猶太人遷徙到巴勒斯坦。在俄羅斯,猶太復國主義運動反對所有的猶太民間運動,殘殺了為數不小的猶太人,製造了種種陰謀,並與沙皇政府發生衝突,使猶太人突顯為政府的叛逆。猶太復國主義運動陰謀製造的各種反政府事件,最終導致眾多猶太人被害而不得不迀徙往巴勒斯坦。


  簡單說來,我們面臨的是猶太復國主義集團和殖民主義勢力支持的殖民計畫。當時的英國就有為數眾多的大臣從原來反對猶太復國主義運動轉而支持猶太復國主義運動,儘管他們曾經是迫害閃族人的鼓吹者。殖民主義集國從這個計畫中也發現了一個使他們能夠長期滯留中東地區的絕好機會。在殖民主義退出中東地區後,尤其在中東地區民族解放和石油革命之後,這個機會就顯得更是千載難逢。中東地區是歐洲的產品市場和歐洲能源與原材料的產地。殖民主義是不會允許這一地區的人民自治的,他們認為務必要在阿拉伯世界的東方與西方之間插入一把尖刀,將二者分而治之,進而將埃及、沙姆地區和伊拉克分隔開來。為此,將這一地區改稱中東地區,逐步抹殺我們的阿拉伯民族的歸屬性。可事實卻是,儘管他們煞費苦心,最終結果必將以失敗告終。這是因為他們在逆歷史的潮流而動,違反事物發展的規律。


  緊握真理,不要悲觀


  歷史的規律告訴我們:凡是侵略者都絕不會在我們的土地上長期駐留,頑強的抵抗最終會取得勝利。為了國家的獨立與自由無論付出多高的代價也是值得的。鮮血終究會勝於刀劍。那么,怎樣才能將這歷史的教訓和覺悟培植到悲觀的阿拉伯大眾的意識中呢?要怎樣才能從十字軍主義中獲得覺悟呢?


  打個比方說,假如埃及人已經放棄或悲觀的話,那就會滿足于與以色列建立正常關係。但是關係正常化的意思是回到以前的正常情形。因此,兩國之間應該保持的關係是侵略者與正義者之間的關係,這種關係也是埃及人民、阿拉伯人民所滿意的唯一的關係正常化。因此,正常的關係正常化應是被掠奪者準備長期的抗戰,直至收回被剝奪的權利。


  事實上,你只消看一看埃及和阿拉伯國家的街頭,人們對反以色列的任何行動無不拍手稱快的反應就可知人們並不悲觀與失望。無論是埃以邊界上埃及反以色列士兵的個人行為,還是遊擊隊的集體行動,抑或是真主党的反擊都說明阿拉伯民族並沒有悲觀失望。悲觀失望的是那些使我們心胸煩悶的阿拉伯統治者,他們執行西方的政策,待到人民起義反對他們時能夠逃到西方避難;而我們則已是無處可逃,更不會將我們的土地拱手奉送。這是自然的,在巴勒斯坦土地上的加沙和約旦河西岸,以及所謂的以色列境內的的四千五百萬巴勒斯坦人放棄土地離開了嗎?同樣,散居在各阿拉伯國家的巴勒斯坦難民過去沒有,將來也絕不會悲觀失望。


  現在我們還有一些領袖,他們的統治是順應歷史潮流的。他們必一如既往地走下去。另外,擁有深厚群眾基礎的抵抗運動,它得到穆斯林、阿拉伯人和這塊土地上的基督教徒的支持。這說明他們並不悲觀,也不失望。最後,我們還應該感謝以色列和美國,是他們每天提醒我們:是他們迫害過我們,而且還要繼續迫害我們;是他們霸佔我們的土地,殺戮我們的孩童、婦女而從未給我們一次遺忘機會。我個人認為這個問題已經非常清楚,毋庸贅述。一句話,緊握真理,永不悲觀與失望。


  既然過去的十字軍社會是殖民主義,是猶太復國主義思想上的一個標準樣板,那麼,能否能借助十字軍的歷史經驗來分折猶太復國主義政權通過使用暴力而表達出的恐懼與擔憂呢?


  讓我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在我們阿拉伯同以色列衝突的半個世紀中,所有問題都集中在關於以色列的存亡問題上,而非阿拉伯人的存亡。巴勒斯坦人從未問過是否巴勒斯坦將存在這個的問題。即使是巴勒斯坦已被以色列侵佔!即使是我們此前曾遭遇了種種失敗,我們也從未問過埃及是否會存亡?同樣敘利亞與黎巴嫩人民也沒有問過。那么,是誰在問這個問題呢?是以色列政權。他們在問:以色列能長存嗎?將來以色列會怎樣?


  這個難題,我們從未有過。因為這就是我們的家園,我們世代便生話在這塊土地上。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永遠生話在這塊土地上。而他們則常常自問:是否以色列會長存抑或消亡?值得注意的是,現在所有的話題都圍繞著保障以色列的存在,而沒有一個人談及保障埃及或敘利亞、黎巴嫩的存亡。猶太復國主義者終會知道他們不過是外來的入侵者,是硬插在阿拉伯機體中的異物。當他們與阿拉伯---伊斯蘭世界對抗時,他們自然會像十字軍一樣感到恐懼與害怕。

www.islamonline.net/arabic/arts/CulturalAreas/2006/12/02.shtml


十字軍戰爭--宗教外衣下的殖民戰爭(連載之一)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十字軍
頂:148 踩:178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5 (848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3 (761次打分)
【已經有1561人表態】
439票
感動
374票
路過
345票
高興
40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