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穆斯林資訊 >> 環球觀察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阿拉伯民主浪潮湧向伊斯蘭化

熱度4262票  瀏覽40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1年12月02日 15:24

(編譯者按語:本文源自英國《衛報》11月27日發表的特別評論,原標題上“支持中東民主者必須歡迎政治伊斯蘭復興”Those who support democracy must welcome the rise of political Islam.。)

上月,突尼斯的伊斯蘭復興運動政黨納赫達以41%的得票在議會大選中領先,使西方人對這個由法國長期殖民、影響和改造的國家大為失望。 但這還不是中東國家的個案,而是普遍情緒。 就在前兩天,摩洛哥的伊斯蘭公正與發展黨在議會選舉中贏得選舉冠軍,將由伊斯蘭政黨組建下屆聯合政府,這在摩洛哥歷史上也屬破天荒第一次。

明天將要迎來埃及大選,最有希望獲勝的政治勢力是久經政治沙場的埃及穆斯林兄弟會組織。 中東伊斯蘭復興形勢不止於此,後面跟隨著更為驚人的消息。 如果也門按期舉行大選,獨裁政權薩利赫必然下台,而接管政權者必然是也門伊斯蘭政治團體“改革協會”,也是伊斯蘭政治團體,預料這個黨將獲得多數選票。 這是當前阿拉伯國家的政治模式,連續向所有阿拉伯國家擴散和蔓延,只要有發生民主浪潮的地方,就必有伊斯蘭政治復興運動。

看到如此形勢,西方國家發生了思想混亂,不可思議,人們喋喋不休地議論阿拉伯國家出了“大問題”。 在阿拉伯國家,也有許多人感到意外,尤其那些長期親西方的世俗份子,感覺到日子不太好過,神經開始緊張。 他們預言說:如今的“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開了倒車,退回到冬天 ---- 民主將受到來自伊斯蘭勢力的壓制。 自從十年前的“9-11事件”,西方媒體對伊斯蘭鎖定在固定的形象上極力醜化,今日阿拉伯民族借民主之風掀起了歷史空前的伊斯蘭復興運動,攪得西方人思緒紊亂。中東許多國家的世俗勢力要求西方出面干預,強迫民主運動立即剎車,因為民主被利用了,大多數穆斯林強烈要求實行伊斯蘭化法制和社會制度,長期受到壓制的伊斯蘭政黨紛紛登台,排斥西方化影響。  現在是西方媒體改變行駛方向的時候了,不要繼續以錯誤的信息誤導民眾的視聽。

第一,我們歷來都把伊斯蘭形容為宗教的保守落後勢力,貶稱他們為“伊斯蘭份子”,把他們設定在民主對立面的位置上,與當代民主運動背道而馳。 在西方人心目中,他們的長期形象是野蠻的暴力,殘酷無情,不擇手段,殺人不眨眼,最有代表的團體是賽拉菲教派,最極端的組織是凱伊達“基地”,當今的代表人物是扎瓦赫里。

西方媒體對中東伊斯蘭政治勢力的錯位宣傳正中阿拉伯獨裁政權的下懷,他們用“伊斯蘭極端主義”來嚇唬當地民眾,鎮壓要求改革的伊斯蘭民主運動,鞏固獨裁政權。 我們必須為此澄清事實,轉變過去的錯誤成見。 例如敘利亞的穆斯林兄弟會,他們在1982年的反政府鬥爭中遭到血腥大屠殺,死亡兩萬人,而現在早已從歷史的錯誤路線中走出來,要求在體制內進行改革,為避免武裝鬥爭流血犧牲,採取“戰略的耐性”。

第二,我們西方人應當懂得一些阿拉伯國家的現代歷史,不要把伊斯蘭運動看作是新鮮事物,認為這些人都是宗教狂熱,持有極端思想,缺乏生活經驗,不懂事理。 實際並非如此,阿拉伯國家的伊斯蘭組織從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就開始熱心於政治改革,但他們一直是西方支持的獨裁政府的對立面。 他們從1940年代開始參與多黨政治,積極參選,努力同其他政黨結成聯盟,但是歷代獨裁者把伊斯蘭運動看作是最危險的敵人,實行殘酷鎮壓。 這些情況發生在許多阿拉伯國家,如埃及、敘利亞、蘇丹、約旦、也門、阿爾及利亞。

發生在中東周邊地區的解放運動,也都對他們產生影響,促進他們在現代政治上的成熟,如1979年的伊朗伊斯蘭革命;1989年的蘇丹政變;1991年阿爾及利亞伊斯蘭解救陣線在大選中獲勝;1996年阿富汗塔利班從蘇軍手中奪回大部分領土;2006年巴勒斯坦哈馬斯選舉成功。 所有這些穆斯林國家的民主運動都遭到以西方支持的獨裁政權反對,成為親西方勢力的敵人。

可能取得意外成功的伊斯蘭運動,只有土耳其的公正與發展黨(AKP),他們在2002年大選中獲勝,並且成為管理政府的執政黨。 這個黨雖然不以伊斯蘭命名,但在實際操作中堅持伊斯蘭原則,它的溫和路線為大多數西方國家所默認。 土耳其的模式有三個特點:伊斯蘭精神的框架,多元化的民主體制,經濟快速增長。

伊斯蘭復興運動最大的壓力來自阿拉伯國家的獨裁政權,也是這些政權最強大的反對派,互相水火不容。 尤其在“9-11事件”之後,阿拉伯國家配合西方反恐,從國內開始對伊斯蘭運動活動份子殘酷鎮壓,如監禁、流放、酷刑,甚至屠殺。 所以,我們今日所見,阿拉伯民眾通過民主運動浪潮所表現的憤怒和抗議如此激烈,都是由於長期壓迫後果的火山爆發。 有許多伊斯蘭運動領袖剛剛出獄或流放回國就參加了民主浪潮,並且走在了運動前哨。

儘管如此,伊斯蘭運動在阿拉伯國家早已習慣,形成同其他社會勢力的平衡關係,表達了聯合與合作的意願。 突尼斯就是一個極好的示範。 從本·阿里長期迫害下的伊斯蘭運動,在獲得發言機會後表現十分冷靜和寬容,敞開大門願同世俗組織結成聯盟。 伊斯蘭領袖們向全國人民保證,尊重他們的自由選擇,保持習慣已久的世俗化傳統,維護女權。

對於西方國家,伊斯蘭運動力爭保持公正的平衡關係,公平交易,儘管大多數西方國家傾向於支持獨裁。 西方國家發生迅速轉變,成為新政治勢力的支持者,因為伊斯蘭運動代表大多數居民的心願,這是不可否認的民主精神。 唯有民主才能給這個地區帶來和平、安全和穩定,也必將為西方國家帶來長久的經濟利益。

伊斯蘭運動在民主運動中走向了高潮,必然進入許多國家的未來政府。 他們還沒有條件過分自信,必然面臨來自國內外的新挑戰。 當前局勢緊迫需要各派勢力達成政治共識、包容與合作。 西方鼓吹的民主,喚醒了伊斯蘭大巨人,因為他們代表廣大民眾的感情和力量,超過任何獨裁政府。 一個穆斯林新社會將在這場鎮痛之後誕生,新的生命將迫使西方國家做對他們更為有利的選擇。

 

(阿里編譯自《衛報》,譯文略有減縮)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伊斯蘭 民主 阿拉伯
頂:181 踩:238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07 (944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18 (956次打分)
【已經有1943人表態】
546票
感動
435票
路過
469票
高興
49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