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伊斯蘭之旅 >> 各地風情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喀什:如歌如泣 一千零一夜中的一天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21CN    作者:webmaster
熱度3906票  瀏覽726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08年11月19日 17:16

    喀什是帕米爾高原的門戶,是自中原漢地通往中亞、西亞的大門。世居於此的手工藝人們用了2000餘年的時間,將“這道門”裝點得富麗堂皇、充滿了古波斯的風韻,仿佛《一千零一夜》的神奇舞臺。

  還未亮,艾提尕爾清真寺高高的塔樓上便傳來阿訇的召喚聲,那是一種如歌如泣、令人莫名感動的吟唱聲。於是我跟隨著身穿長袍、頭戴白帽的“大隊人馬”一起進入了清真寺,喀什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時間尚早,艾提尕爾清真寺中見不到一個遊客的身影。那些虔誠的本地人穿過滿是樹木的大院子,脫掉鞋子,走上四方形的大殿,排列整齊地面朝西方席地而坐,開始一天5次祈禱中的第一次。即便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來艾提尕爾清真寺朝拜的人也總是特別多。早到的人可以進入大殿,晚些的就只能擠在院子裏祈禱了。有的時候,跪拜的人群多到能從大殿中一直蔓延到清真寺外的廣場,從高處看去是黑壓壓的一片,祈禱的聲音仿佛轟鳴,場面非常壯觀。

  艾提尕爾清真寺是新疆地區規模最大的清真寺,也是整個喀什的地標。當朝拜結束,整個古城便開始蘇醒過來。隨著陽光一點點地投射下來,清真寺的黃色拱門被太陽染成富麗的金色,寺頂的月牙閃爍著耀眼的光澤。結束朝拜的當地人邁著方步、神采奕奕地走出寺院。然而他們卻並不急著離開,很多人都聚集在廣場上聊起天來。此時,這裏便成為整個城市中最大的社交場所,笑容洋溢在每個人臉上,這樣的場面會一直持續到將近中午。

  由於語言不通,我實在無法融入這集體說笑的氣氛當中,卻在正對清真寺的歐爾達希克路上尋到了屬於自己的樂趣。這是喀什老城裏的一條老街,街邊是一個挨一個的手工作坊,裏面有很多稀奇有趣的玩藝兒。

  沿街閒逛,我被一家鋪子中叮叮噹當的聲音和傳統打制紅銅的場面吸引住了,站在鋪子門口專注地看了好一陣子,一來二去,跟那些匠人們就混熟了。在這個看似很簡陋的手工作坊裏,每個工匠都有著明確的分工:學徒小夥計掄大錘進行粗加工,基本屬於力氣活;有些資歷的工匠再將那些銅片粗加工成半成品,最後由鋪子中最有經驗的老匠人完工。

    在這個小鋪中能夠一錘定音的“首席工匠”是位叫庫爾班的老爺子。他的穿著非常乾淨,戴著老花眼鏡,完全是一副大師風範。由於眼神不好,他總是坐在鋪子的門口,不緊不慢地拿著小錘在那些銅器上精敲細打,仿佛這家鋪子的“活招牌”。經他的打制,一件件如工藝品般精美的日用品出現了:壺、桶、盆??上面都恰到好處地裝飾著一些花紋,紅色的金屬質感在太陽下閃閃發亮。

  馬路對面的首飾作坊則是當地女性最喜歡光顧的地方。一個帶玻璃櫥窗的櫃檯被黃澄澄的金戒指、項鏈、手鐲擺滿,頭戴各種顏色頭巾的維吾爾女人經常三五成群地聚在前面,七嘴八舌地挑選試戴;而櫃檯裏的小夥計也很耐心,樂呵呵地滿足著這些美麗顧客的“美麗要求”。店裏的師傅則坐鎮于一個角落中,頭也不抬地做著精細的手工活:不是為客人把款式過時的首飾改成最時髦的樣式,就是將古董銀幣和銀戒指接在一起,做成一件獨一無二的藝術品。

  在這樣的一條街上,能發現很多如此有意思的鋪子;而在喀什這座古城中,又能發現很多如此充滿手藝樂趣的街巷。比如吐瑪克多帕巴紮巷中就全是做帽子的作坊,亞尕其巷中聚居著製作木器的匠人,而庫木代爾瓦紮街則因樂器作坊而出名。

  是啊,這本就是一座充滿手工藝傳奇的古城,這一點從喀什的另一個名稱——“喀什噶爾”上就可得知。在維吾爾語中,那是“玉石彙集之地”的意思。新疆的玉石都出自和田,但手藝高超的玉石加工藝人卻都在喀什。絲綢之路說到底是手藝的傳奇,而喀什這座因絲路而興盛的城市,將這種傳奇一直延續到了今天。

  於是,在喀什走街串巷就成了件極耗費時間的事,似乎每條街如果不花上個把小時就難以盡興。就這樣,我“舉步維艱”地從艾提尕爾清真寺周邊的老街區逛了出來。站在東湖邊,我看見一座土黃色的高臺土城像海市蜃樓般浮現在水面上,陰晴無定的天色在古城上投下迷離的光影。那裏是喀什最富傳奇色彩的一片老城區,600餘戶維吾爾人家的房宅密集地建在一塊高30余米的黃土坡上。如果拍攝一部關於絲綢之路的歷史影片,那我面前的這片高臺民居就是再合適不過的外景地。

    雖然厚重的土坯房正在逐漸被磚瓦房所取代,但街巷中的手工藝人們卻賦予了高臺亙古不變的獨特氣質。由於坡崖上的黃土黏性大,特別適合製作陶器,所以當地人都將高臺稱做“闊孜其亞貝希”,意為“高崖上的土陶”。此處居民燒制陶器的歷史已有800餘年。

  穿過高低錯落、迷宮一般的巷道,我來到高崖邊的伊米尼汗大媽家。這是高臺最古老的土陶世家之一,一口金牙、有著哮喘病的大媽是這個家族的第五代傳人。她雖然沒有按傳統的維吾爾族禮節親吻我的面頰,但還是用熱情的笑容迎接著我這個漢人的到來。坐在她家擺滿陶器的院落中,日新月異的喀什新城盡在眼底。

  大媽是高臺上著名的“英雄母親”,曾生育了20個子女,最終撫養成人的有12個。如今她已成功地將大兒子培養成了家族的第六代制陶藝人。坐在院子中那些還未上釉的陶碗中間,大媽一邊和我閒聊,一邊信手在陶碗上繪製花紋。那些花紋並沒有一定之規,都是大媽隨想隨畫的,隨著心情變幻出無窮的花樣。

  當我坐在伊米尼汗大媽家的院子裏休息時,一陣毫無徵兆的暴雨在陽光中傾瀉而下,5分鐘後又猛然收住。接著,一道異常絢麗的彩虹顯現在純淨的天空中,最終在我眼前勾勒出這樣一幅場景:畫面的下半部分由很多伊斯蘭風格的老房子組成,這些老房子的外牆上畫著藍色的裝飾花紋,二樓的窗口被綠色植物所佔據;而彩虹在畫面的上半部分畫了一個完美的弧線,在金黃色夕陽的籠罩下,美得有些不真實,就如同神話《一千零一夜》中的場景。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TAG: 風情
頂:170 踩:177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17 (919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42 (897次打分)
【已經有1743人表態】
486票
感動
382票
路過
406票
高興
469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

相關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