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文化與藝術 >> 在綫圖書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中國回教小史》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寧夏新聞網    作者:白壽彝
熱度9031票  瀏覽139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0年12月04日 20:23

        大食商人的東來

  
  回教傳人中國,大概是信奉回教的大食商人帶來的。

  
  唐宋時,大食商人到中國來的很多。他們在得到政府允許的時候,可以在某幾個指定的都市間往返貿易。但通常,他們都聚居在幾個濱海的口岸上。唐時,是廣州、揚州。宋時,是廣州,泉州,杭州。《舊唐書•鄧景山傳》記上元元年(西元760年)田神功之亂,楊州的波斯大食商人遇害的,有數千人之多。大食人在唐末所作遊記,說黃巢之亂,廣州的回教人、基督教人、猶太教人被殺的,共有十二萬人之多。這都可見,唐時廣、揚二州居留的大食人是很多的。宋時的海外貿易,是承繼唐時已有的規模而發展的。大食商人這時在南洋貿易上的領導地位,更比唐時顯著。這裏,官私文書之記載海外各國的,差不多都把大食列在第一位。這時著名的外國商人,也差不多都是大食商人。《嶺外代答》說:"諸蕃國之富盛多寶貨者,莫如大食國。"這已說明大食商人地位的重要。《萍洲可談》說:"廣州蕃坊,蕃人衣裝與華異,飲食與華同。或雲:其先嘗事翟曇氏,受戒勿食豬肉。至今蕃人,但不食豬肉而已。"不食豬肉,自是信回教的大食人。《可談》以不食豬肉為蕃人的特有習慣,更可見宋時聚居廣州的大食人之多了。

  
  大食商人在中國者,大致都很闊綽,為唐宋人所豔稱。唐人小說記載波斯大食商人豪富的故事甚多。他們所說的波斯人,有時實在也是大食人。他們所說的波斯邸,有時實在也是大食人開辦的商店。例如裴鍘的《崔偉傳》說,崔偉到波斯邸,打算用所得的明珠換錢。有一老胡人用十萬緡來換這個珠子。"崔潔胡人曰:“何以辨之?”曰:“此大食國寶陽隧珠也。昔漢初趙倫使異人梯山航海,盜歸番禹。今僅千載矣。我國有能玄象者,言來歲國寶當歸。故我王召我具大舶重資,抵番禹面搜索。今日果有所獲矣。”遂出玉液而洗之,光鑒一室。胡人遽泛舶歸大食去。"這是在唐人小說中,"波斯"可解為"大食"的一個例子,也是唐時大食商人闊綽之一個例子。小說中所說的某一件事情固不可完全相信,但小說中所表示的某一類事情總是有它的社會背景的。宋時雖沒有這一類的小說,但有不少實事的記載。例如北宋的辛押陀羅,居廣州數十年,家資達數百萬緡。南宋時的蒲亞裏,一個人在同一時期進奉大象牙二百零九株、大犀三十五株,每株象牙都在五、七十斤以上。羅辛,一個人在同一時期販來的香料,僅乳香一項達三十萬絹。番禹蒲氏在居留地的住宅,層樓傑觀,晃蕩綿亙,不能悉舉。宋末的佛蓮,富厚的程度,可以己力發海舶八十艘。這都可見宋時大食商人闊綽的一斑。

  
  大食商人在中國似無傳教的事,但他們之來華對於教義的傳佈,似也不無關係。第一,因為他們是異邦人,並且舉止闊綽,他們的行動很易受一般人注意,他們的宗教生活也就可能成為人們所注意的一種目標。第二,他們在中國的商業活動,事實上恐怕不能不雇用中國人來幫忙。這些中國人同他們相處日久,也許有信仰回教的人。不過,這兩種可能的事究竟可能到甚麼程度,我們是沒有法子來估定的。

  
  大食的商人,有時常代表大食或大食的某一地方到中國來作朝貢使。新舊《唐書•大食傳》和《宋史•大食傳》所記的朝貢使,從各方面來看,似乎都是大食商人充任的,他們朝貢的任務大概也不出於商務聯絡的意義。大食朝貢使之最早的記錄是永徽二年,就是普通所認為回教傳人中國的一年。其實,大食朝貢使到中國來,是一件事;回教傳人中國,是又一件事。我們說,回教傳入中國,與大食商人或大食朝貢使有相當關係,是可以的。但要一定說回教

  
  傳入中國,與某次朝貢使有關,是不可以的。並且,大食朝貢使雖於永徽二年始來,但在這一年,誰也不敢說,沒有回教人到中國來過啊。

  
  唐天寶十年(西元75年),中國大食間因石國(現在的塔什干)問題發生戰事。中國軍隊大敗,死傷數目在二三萬人至十萬人之間。大食對唐在西域的勢力作了一個很大的打擊。但兩國的關係,並沒有因此而惡化。天寶年間,安祿山之亂,大食還應中國的請求,派兵來中國定亂。由海道到中國來的大食商人,更完全和這次戰事沒有關係,照舊地源源而來。另外,有一件很重大的事,是由這次戰事產生的。這次戰事使大食在俘獲的中國人中,發現許多造紙工人。於是大食得大規模地設立造紙廠,並在若干年後將中國造紙術輾轉介紹到歐洲去,給歐洲中世紀文明以很大的刺激。有人說,歐洲近代文明的產生,和中國造紙術的西行,有很大的關係。這話並不誇大。這是當初兩國軍事當局所夢想不到的結果,也是當時東來的大食商人想像不到的奇跡。


        本章參考資料舉要


  關於大食商人居留的情形,可看陳裕菁譯的桑原騭藏《蒲壽庚考》第二章,劉複劉小蕙合譯的《蘇來曼東遊記》(以上二書均中華書局出版)。


  關於大食商人的唐人小說,可看《中西交通史料匯篇》第三冊中所集《太平廣記》各篇。


  關於大食商人之香料貿易,可看白壽彝的《宋代伊斯蘭教徒之香料貿易》(《禹貢》半月刊第七卷第四期)。


  關於大合朝貢使的記載,可看新舊《唐書•大食傳》、《宋史•大食傳》、《冊府元龜》九七零,九七一,九七二,九七五等卷,《宋會要稿》"蕃夷"門。


  關於天寶十年,唐與大食間的戰事,可看白壽彝的《從但邏斯戰役說到伊斯蘭教之最早的華文記錄》(《禹貢》半月刊第五卷第十一期)。


  關於中國造紙術之西行,可看姚從吾《中國造紙術之西行》(《輔仁學志》第一卷第一期),劉麟生譯的卡德《中國印刷術源流考》。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360 踩:414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3 (1918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35 (1847次打分)
【已經有4492人表態】
1258票
感動
1098票
路過
1008票
高興
112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