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伊斯蘭之光 >> 主頁 >> 伊斯蘭歷史 >> 伊斯蘭在中國 >> 詳細內容 在線投稿

正道滄桑:阿聯酋韓文成阿訇為黃萬鈞阿訇歸真而作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發給朋友 舉報 來源: 作者賜稿    作者:一卅柯·韓文成
熱度11563票  瀏覽2351次 【共0條評論】【我要評論 時間:2013年5月09日 12:27

慈善助學

正如前幾次所說,伊斯蘭教自唐朝沿古絲綢之路,以和平方式進入中華大地以來,1400年的中國伊斯蘭教育史,主要是靠穆斯林民間力量傳承和延續下來的。當代伊斯蘭教育亦是如此,從上世紀八十年代恢復宗教信仰自由以來,修清真寺、開經學堂、辦中阿學校等,幾乎全靠民間的力量,政府只要高抬貴手不加阻攔就已經很不錯了。當然政府也辦伊斯蘭教協會和經學院,但出發點是為了控制而非發展,也正因為如此,現在的伊協已經演變成了一個不考慮穆斯林大眾利益,只顧從朝覲者身上大發橫財的官僚機構,難怪民間把“伊協”調侃為“已邪”。

改革開放後,全國各地的穆斯林學校都是民間自發辦起來的。到了八十年代末,國外穆斯林的無償援助,通過香港穆斯林之手陸續進入大陸。在介紹國外穆斯林幫助國內穆斯林辦學、助學、扶貧、出書等方面,香港的穆斯林功不可沒,他們對當時尚處於封閉狀態中的大陸穆斯林,尤其是那些急需資助的清真寺和阿語學校所給予的幫助,不啻是雪中送炭。願主回賜他們的善舉!

當時,政府對國外穆斯林給予國內高等院校的無償捐贈行為表示歡迎,卻對國外穆斯林民間資助國內清真寺和民辦學校的舉動感到不安,曾一度懷疑是國外反華宗教勢力在搞政治滲透。殊不知,歷史和現實本身就是最好的說明,伊斯蘭教進入中國是以和平方式傳入的,而不是靠洋槍洋炮打進來的,它沒有政治背景。瞭解歷史的人都知道,伊斯蘭歷史大部分都是反抗侵略和殖民統治的歷史,現今依然如此!當代伊斯蘭世界一直在與西方列強抗爭,穆斯林國家除了對中國友好之外,沒有任何政治企圖,何談什麼政治滲透?穆斯林國家與中國的關係一直處於友好狀態,這一點連其它社會主義國家都沒有做到,因為這是伊斯蘭教本質所決定的,“信仰無勉強”的古蘭經訓,決定了穆斯林歷來處於守勢,從不像西方列強那樣去主動攻擊和殖民別的國家,將自己的價值觀強加於別的民族。

伊斯蘭教不像其它宗教那樣設有特定的宣教經費,由教會和專門的政府機構統一規劃,派遣訓練有素的傳教士去世界各地有組織有計劃地進行宣傳,這也是最近人們因天主教教皇本篤16世辭職而引申的話題“為何伊斯蘭世界沒有最高權威”的原因。要說伊斯蘭世界的最高權威,是造物主安拉乎及其天啟經典《古蘭經》,即便是先知穆罕默德(主賜福安)也自始至終稱自己是主的奴僕,伊斯蘭教義主張人與主之間不需要仲介,所以伊斯蘭世界沒有教會,沒有教皇,也沒有統一的宣教機構,更沒有像共產國際那樣在世界各國輸出革命的政治組織。

穆斯林民間的捐贈活動,只是一種宗教義務行為。伊斯蘭教法規定,凡穆斯林在生活必需品之外所占資財達到一定數額時,每年應按規定稅率(最低2.5%)繳納天課,無償捐獻給那些需要救助的人。天課與政府征繳的課稅不同,它是一項體現信仰的宗教賦稅,繳納者須自覺自願地將其交給符合接受條件的人,以表示對造物主的服從、敬愛和感激之情。《古蘭經》明文規定八種人可接受天課:“……窮人、貧困者、賑務工作者、心向真理者、贖身者、欠債者、為主工作者、旅途受困者。”(9:60)在伊斯蘭國家,有專門的民間或政府慈善機構負責承辦收發天課工作,將其運用於社會救助、公益和福利事業,繳納者也可自行將天課直接交到受益人手裡。此項功課旨在限制富有者過度聚斂財富,以起到縮短貧富差距、緩和對立矛盾的作用。因此,國外穆斯林想要繳納天課或額外施捨,而周圍又找不到符合條件的人時,就會親自或委託別人去他國尋找施散物件,而不附帶任何條件。

眾所周知,宗教屬於文化範疇。有人認同文化交流,卻以所謂滲透為由拒絕宗教交流,這是說不通的,因為文化交流本身也是一種互相滲透行為。所以,執政者沒有必要對宗教交流過於敏感,而應防範有人利用宗教搞政治滲透。然而在伊斯蘭世界,我們找不到一個企圖對中國搞政治滲透的國家。中國穆斯林有時候在國外也給其它國家的人散天課或施捨,難道還會有什麼政治企圖不成?可喜的是,當今政府已經意識到了這一點,“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其實,中國真正的全天候朋友,就在伊斯蘭世界。

從八十年代末開始,國外穆斯林的民間資助,使較早得到幫助的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小寺,率先為全國穆斯林做出了很大貢獻,小寺的阿訇和鄉老們群策群力,培養了很多學生,出版了不少伊斯蘭書籍和音像製品,尤其是普及教育的錄音磁帶,使很多初學者受益匪淺。願主回賜他們!這一時期,社會上影響面比較廣的漢譯作品是,馬恩信先生(願主回賜他)翻譯的《伊斯蘭合法與非法事物》,此後各地如雨後春筍般地出版了許多有關信仰和道德重建的伊斯蘭書籍,這都是民間慈善力量所起的作用。願主回賜每個奉獻者的舉意!

九十年代初,我校在得到一部分國外穆斯林的資助後,擴大了《伊斯蘭》月刊雜誌的發行量,《伊斯蘭》自87年創辦到93年10月,前後共出60期,深受廣大讀者的歡迎和好評。同時組織高校的各方人力資源,陸續翻譯出版了不少伊斯蘭書籍,其中包括《人類的起源》、《世界穆斯林概況》、《伊斯蘭教程》、《伊斯蘭教義常識問答》等,另外還將伊斯蘭基本教義和常識類的經書,請專業人士翻譯成了藏文和蒙文,印刷成冊後捐到牧區的清真寺和阿語學校,再轉送給那些需要瞭解伊斯蘭的人士。

這一時期,我校有計劃地提高了招生品質,儘量錄取應屆高中畢業生,也開始著手培養自己的師資力量,組織利用在京高校的人才優勢,系統翻譯伊斯蘭經書,並開始收集國內外各種資料,準備與人合作自編教材。另外還組辦了多起穆斯林大學生聯誼活動,通過資助貧困大學生、齋月間免費提供開齋飯、節日裡舉辦各種慶祝活動等,使很多回族知識份子和大學生對自己民族的信仰,有了更深的認識和回歸意識。

92年,我作為中國大陸穆斯林代表,應邀參加了在馬拉西亞召開的國際伊斯蘭大會,並就中國伊斯蘭歷史和現狀的問題發表了講話。93年我應邀作為沙特法赫德國王的客人去麥加朝覲天房,期間得到了伊斯蘭世界聯盟的允諾,將與中國政府商議合作在京開辦一所國際伊斯蘭大學。因為在此之前,伊盟秘書長阿卜杜拉·歐麥爾·納綏夫博士和巴基斯坦國際伊斯蘭大學校長艾哈邁德·安薩利博士訪華時,曾在沙特大使陶菲格·哈立德·阿裡邁達爾先生(願主慈憫他們)的陪同下來我校參觀過。在瞭解了我校的情況後,他們準備説明我們辦一所正規的伊斯蘭大學,讓我們先向政府提出申請,經費在伊盟協調下由伊斯蘭國家慈善組織提供,我們甚至連買校址的經費都已大致談妥。

正當我帶著美好的憧憬,回國後準備大幹一番時,厄運突然降臨,將我們的一切夢想撕得粉碎。


感謝流覽伊斯蘭之光網站,歡迎轉載並注明出處。
頂:522 踩:546
對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當前平均分:-0.41 (2473次打分)
對本篇資訊內容的質量打分:
當前平均分:-0.25 (2384次打分)
【已經有5638人表態】
1651票
感動
1349票
路過
1253票
高興
138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發表評論

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復【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